科幻灵异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科幻灵异 > 高维猎杀者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姐弟(二)

第四百四十八章 姐弟(二)

月入寒渊 直达底部

    她透过风沙的缝隙看着自己的小弟,眼神鄙夷中带着一丝漠然,仿佛站在面前的只是一个讨人厌的陌生人。

    江益川望着眼前的江雪樱,内心的情绪之海开始翻腾,他的外表依旧镇定如常,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有多么激动。

    终于到最后了!

    这一次,他一定会杀掉眼前这个人,多年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悲剧的人生,终于可以获得一个不那么悲剧的终点了。

    上次他追上江雪樱已经是数年前,那一次没能成功,甚至没能看到江雪樱。

    也正是那一次让江益川知道仅凭自己和恶魔交换来的实力并不足以杀死自己的姐姐,除非和姐姐一样堕落成魔人,否则不可能赢。

    但他也绝不会让自己堕落成魔人,复仇的意志决不能扭曲,不管怎样他都不会偏离人类的道路。

    所以,最终只能借助外物了,那一个他专门和部长申请索要来的三级收容物——圣人的受刑钉!

    江益川抬起手,中指上的戒指光芒微微一闪,手中便出现了两枚散发着耀眼金光的长方体,光芒让离得远的人难以看清这物件,但靠的近的人却能清楚地看清这几枚钉子的具体样貌。

    一旦靠得近了,那些钉子上刺眼的金光就变得柔和,显出神圣的气息。

    在江益川拿出这个收容物的瞬间,江雪樱和那两名契约者,以及雷千心,脸色都发生了变化。

    江雪樱也露出了戒备的神色,虽然她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但她非常了解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规则就是常理崩坏,任何收容物都有着不可小觑的效果,有的甚至足以改变整个世界。

    既然江益川在这种节骨眼上拿出了这个东西,那就证明江益川觉得自己用上这玩意之后,有能力杀死她!

    “稍微也成长了一点嘛,似乎也不是那么无能。”江雪樱冷冷道。

    说话的同时,周围的沙尘瞬间朝着江益川急掠而去,像是一张遮天的黄色布幔!

    她可不是小说里那些反派,会给江益川发动致命杀招的机会,很明显现在江益川并没有发动那个收容物,趁着现在直接杀掉江益川是最好的选择。

    沙尘在逼近江益川的瞬间,像是撞上了半球形的透明屏障,全都往旁边四散开去,他就像被那些金光所保护着那样,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江雪樱的攻击完全没有对他造成伤害!

    “江雪樱,这个东西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发动只需要意念,在它行刑的过程中,任何外力都无法加以干扰。”江益川开口道。

    他拿起金光四射的长钉,对准自己左肩的位置,狠狠插入!

    第一枚受刑钉插下!

    江益川面色如常,拿起第二枚钉子,对准自己右肩的位置,用力插下!

    在第二枚受刑钉插进肉体的瞬间,两枚钉子之间发生了联系,它们开始共鸣,钉子与钉子之间出现了一条金光灿灿的光线,就像在江益川双肩之间出现了一条金色的纹身,而一股无与伦比的气场也从江益川身上爆发开来。

    “我的天,那玩意是什么?”铁猴声音发颤道。

    虽然江益川目前还没有真正展露他的能量,但光是那种气场,就让钢龙和铁猴都觉得大事不妙。

    这种感觉就像乞丐见到了举世闻名的大善人,平民遇见了至高无上的国王那样,一种难以抑制的敬畏从内心最深处缓缓升起。

    “他好像和爱之魔人是敌人。”钢龙轻声道。

    铁猴闻言一愣,旋即听出钢龙的言外之音,怒道:“你疯了!我们不趁机逃?那家伙明显不是和我们一伙的!”

    钢龙皱起眉头,显得有些犹豫,他和铁猴都献出了一条胳膊,那条胳膊可是永远都不可能回来了,但现在杀死爱之魔人的机会就在面前,说不定那个浑身金光灿灿的人就差他俩助攻呢?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铁猴拉着钢龙就往远处走。

    钢龙犹豫了一下,一咬牙,还是放弃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机会虽然难得,但也分接得住和接不住,如果接不住那就只能死。

    江雪樱察觉到钢龙和铁猴的离开,但未加阻拦,现在她的敌人是江益川,至于逃走的那两个人不值一提,在以后迟早都能处理掉。

    江益川拿出第三根受刑钉打入了自己的喉咙里,但鲜血并没有流出,只要是被受刑钉钉入的地方,伤口都没有流出一滴血。

    最后,他将最后一根受刑钉扎进了肚脐眼的位置,从喉咙到肚脐眼也出现了一条光芒闪耀的线,和左右双肩的横线组成了一个十字,特殊的刑法终于实施完毕,巨大的力量全部灌入江益川的体内。

    这一刻,他似乎能感知到更高维度倾泻而下的如瀑布一般的伟力,靠着这份力量,他能够杀死江雪樱!

    这种状态并不能维持太久,圣人的受刑钉的效果是消耗人最强大的欲望,并且将其转化为战斗力。

    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推移,欲望的下降,战力也会不断下降,同时欲望也会下降,最终就会消失。

    如果一个人心中最大的愿望是想要让自己爱的人爱上自己,那么使用了受刑钉之后,最终这个愿望会消失,对目标的感情也会直接消失,凡是和那个欲望有关的因素,都会最大程度得到淡化。

    而江益川很清楚自己心里最想完成的愿望是什么,他要杀死江雪樱为父母报仇!

    只要能杀死江雪樱,那复仇这个欲望没了也没关系,因为在使用受刑钉的过程中这个愿望其实已经实现了。

    但他决不能拖到强化状态结束还没有杀死江雪樱,因为那时他会放弃复仇,这代表他前半生的所有努力都失去了意义。

    在拿出圣人的受刑钉时,江益川的内心已经决定,这一次不是江雪樱死,就是他死!

    江益川如闪电般冲出,看到江益川朝自己这边冲来,江雪樱重新召唤出沙暴,并且将岩土盔甲重新覆盖在自己身上,防御和攻击做了两手准备,以应对可能发生的任何情况。

    曾经被江雪樱吞噬的混沌恶魔中,有一个恶魔可以操纵沙子将周围的物质风化,并且操纵沙子当做盔甲等等为自己防御,这个能力如今被江雪樱所有,是她应对大部分战斗用的最多的恶魔之力。

    这个恶魔之力的攻击力之强,就连霸体技巧都难以抵挡。

    “让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江雪樱喃喃自语道。

    江益川直接冲进了沙暴中,他周围仿佛有着无形的力场,直接将四周的沙尘尽数推开!

    远处的雷千心看到这一幕,大喊道:“怎么可能!”

    雷千心瞪圆了双眼,张大嘴巴,整个人呆若木鸡。

    江益川竟然免疫了首领的沙尘攻击,那首领的风化之力岂不是完全无效了?!

    看到江益川无视周围狂舞的砂砾尘埃,笔直朝自己重来,江雪樱心中一紧,瞳孔微微收缩。

    江益川能直接免疫沙暴的攻击是她完全没想到的,但丰富的战斗经验和天才的战斗本能,让她在惊讶的同时,已经想出了第二套战术——贴身肉搏!

    江雪樱从混沌恶魔身上摄取来的第二个能力让她拥有恐怖的肉体力量,并且近身攻击能产生“破坏”的概念,这种附带“破坏”概念的攻击威力更甚于风化万物的沙暴,之前她能一击轰裂钢龙身上的神钢,就是因为这个能力。

    “死吧。”

    “给我死!”

    姐弟二人同时开口。

    江雪樱的拳头先一步命中江益川的胸口,这足以粉碎神钢的一击,任何人都无法抵挡,只要命中便必死无疑!

    她清晰的感觉到“破坏”的概念从她的攻击传递到了江益川身上,但是江益川却毫发无损,别说破坏的概念没起作用,这足以将数吨铁块凌空击飞的拳力,竟然没能撼动江益川分毫,反而是她自己被震得向后倒去!

    怎么会?

    江雪樱懵了。

    如果说一开始她觉得自己能杀死江益川,那么现在她不这么觉得了,两大杀招完全无效化,并且不知道原因,这代表现在她只有任由江益川宰杀的份。

    江益川手里的刀即将砍中江雪樱,最终刀刃劈入了岩盔中,割开了江雪樱的皮肉,这把明明很普通的刀在江益川手里,忽然就变成了无坚不摧的神兵,一切强大的防御在它面前尽皆化作泡影!

    肚子上被划开了一条口子,血在盔甲下面流开来,受伤的细节她都能清晰感觉到。

    一瞬间她的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既然江益川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那自己为什么不让江益川去杀死那个混沌恶魔,替爸妈报仇呢?他本来就没有真正的动机杀自己,如果他能相信她说的那些话,那他应该会同意。

    这个想法在江雪樱脑海中一闪而过,如浮出水面的气泡般,并未停留多久,冒头的瞬间就被否决了。

    如果她猜得不错,现在江益川恐怖的力量来源就是他钉入自己身体的那四枚发光的钉子,她不相信那种东西是毫无代价的,而如果有代价的话,就代表江益川无法长期使用,很可能只能维持短时间的爆发力。

    既然如此,那她也用不到对方,只要能让弟弟暂缓攻势,找机会杀死他,就能将那四枚钉子据为己有!

    那么……骗他吧。

    所有的思考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整个过程中,江雪樱没有一点迟疑犹豫,即使身上流着同样的血,但却无一丝感情,甚至于只剩下反感。

    她反感于江益川多年的纠缠。

    反感当时他的执着。

    反感他没有自知之明。

    更憎恨他杀死了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手下。

    “等一等益川,我有话要说!其实当时我杀爸妈是有原因的!”江雪樱用一种又惊恐又真诚的语气说道。

    江益川没有回答,手腕一翻横向飞斩,金光一闪,江雪樱胸口的盔甲破裂,胸口正中出现了一条伤口,如果不是她反应够快,这一刀已经足够致命。

    远处,沙暴已然消散,雷千心能清楚地看到两人的战斗,当看到江益川一刀砍碎了江雪樱的胸甲,他激动地大喊:“你不能杀她!她是你姐姐!杀掉她你会后悔的!”

    江益川恍若未闻,双手握刀竖劈!

    “当初想要杀你的是你父母,她是想要保护你才杀了你们的爸妈!”

    此时此刻,雷千心已经顾不得保守秘密了,他把一切都和盘托出,只希望能让江益川停下对江雪樱的攻击。

    对雷千心来说,江雪樱是一切,她是他们复仇的希望,也是拯救其他人的希望,有些事……只有她能做到!

    可这一些话完全没能影响到江益川,他很镇定,他知道对方的想法是什么,从小到大,他就对姐姐的聪慧和强大印象深刻,姐姐很聪明,在学校里一直是年级第一名,她不但成绩优秀,而且能打过高年级的男生……简直不像是一个女生。

    姐姐也很狡猾,他无数次被她耍得团团转,虽然她当时会准备礼物,但总是用各种谎言让他又哭又笑,直到最后才会把礼物送给他。

    江益川很了解她,知道姐姐有多狡猾机敏,他唯一不理解的,大概只有她的疯狂吧。

    所以他现在站在这里……终结她的疯狂!

    “混账!!我可是你的恩人啊!”江雪樱眼神几近疯狂,怒吼的嗓音几近沙哑。

    江益川的果断让她感到震怒。

    进行到一半的复仇,以及还未找到的真正的仇人,让江雪樱的情绪和理智蒸发殆尽。

    爸妈的仇还没报、多年来对追杀的忍让……

    她根本没错,却要遭受一个无知者的报复,这种现状让江雪樱内心的怒火达到了极点。

    命运,好像在玩弄她。

    明明自己做的事都是最正确的……明明自己已经独自一人扛起了一切。

    但为什么?

    为什么她要这样像笑话一样,被这个无能的废物弟弟砍死!

    “我当初就不该救你!”江雪樱咬牙切齿道,胸口正中央的伤口鲜血迸溅,歇斯底里的情绪已然疯狂。

    当时放任爸妈把你当做祭品,现在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江雪樱心里后悔道。

    她抬脚踢中江益川的大腿,借力拉开距离。

    这一脚让江益川后退了一步,这个细节落在江雪樱眼中,让她眼神一亮。

    弱点!找到了!

    刚才那一脚的威力明明比之前那一拳头要弱,但却让他后退了。

    他在变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