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都市言情 > 我从来没想当偶像 >

第48章 车祸的目击者

第48章 车祸的目击者

蠢狐狸尼克 直达底部

    天佐激情满满。

    可直播间却死气沉沉。

    自从上次在粉丝见面会现场出糗以后,不少粉丝便已经脱粉。

    之后,天佐陆陆续续的开过几次主播。

    可仅有的一些游客却总是带节奏的说让天佐愿赌服输吃翔。

    天佐实在受不了,无奈选择了停播一段时间。

    可天佐并不甘心。

    毕竟当站立在巅峰以后,又怎么可能甘心掉落低谷呢?

    为了能够重回鲨鱼平台的热度第一,天佐左思右想,最后决定继续偷拍胡洋来直播。

    因此,他来到了《射雕英雄传》的剧组外面,整天吃着泡面喝着矿泉水的蹲守着,一秒钟也不敢合眼。

    功夫不负有心人。

    今天,终于让天佐拍到了胡洋。

    然而……

    时过境迁!

    就算他拍摄到了胡洋,也难以达到热度第一的成就。

    胡洋现在正当红,随着《仙剑奇侠传一》的热播和出车祸之后的一系列事情被曝光,被胡洋迷住的粉丝越来越多,全网现如今攻击、辱骂亦或是抵制胡洋的一个也没有。

    就算是花钱,也没人愿意去黑胡洋。

    胡洋靠着自己的演技、颜值和人品,已经彻彻底底的从全网抵制到全网追捧。

    天佐的直播间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游客。

    “这不是我的老公吗?”

    “人家戴着口罩呢,你都能看到?”

    “废话,这可是我的老公,就算是他包裹成木乃伊,我也认得。”

    “放屁,那是我的老公!”

    随着这几个游客的传播,陆陆续续的终于开始有一些粉丝涌入到了天佐的直播间。

    天佐开心的合不拢嘴。

    因为只要有游客,那就有礼物。

    谁成想……

    一些贵族认出了他。

    网友们的记性可是非常好的。

    只要是与娱乐圈有关的不良事情,不管过了多久,都会记得。

    譬如:经纪人事件、一阳指事件!

    “这不是那个之前诋毁我老公的混蛋主播吗?”

    “对啊,这种垃圾为什么还没有被封杀?”

    “举报举报,这种垃圾简直是脏我的眼睛。”

    “别着急啊,在举报之前最起码得让他把自己的赌约完成啊?”

    “什么赌约?”

    “当然是吃翔!这可是他自己说的!”

    “对对对,赶快吃翔,不然举报!”

    “赶快吃翔,不然举报!”

    一时间,直播间所有人都在刷着这八个字。

    满脸笑容的天佐也在瞬间变成满脸黑线。

    接下来该怎么办?

    难不成,自己真的糊了?

    可是明明该糊的是胡洋啊!

    就在天佐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些眼见的游客看到天佐是在什么地方,立马打在公平什么。

    “等等!这家伙是不是在《射雕英雄传》剧组外面直播?”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去过这里。”

    “我也去过!”

    “啥也不说了,我已经准备下楼开车赶过去了,当初这混蛋那么诋毁我的老公,今天必须给他一个教训!”

    “对对对,我也去!这种垃圾还想直播圈钱?真是呵呵了!”

    “我离得比较远,去不了,不过我可以给你们能够赶过去的转账,你们帮我揍一下。”

    “我出十块!”

    “我出二百五!”

    这才三分钟不到,直播间的所有人便开始集资暴打天佐。

    这种情况,某位主持人张小小绝对深有体会!

    看到公屏上滚动的字幕,天佐顿时吓坏了,急忙关播,拔腿就跑。

    他要逃离这里,绝对不能被围攻。

    可他逃得快,网友们来的更快。

    甚至有的网友就在附近。

    天佐连几百米都没有跑出,就被一群人围攻。

    接下来,便是一阵阵揭斯底里的惨叫声!

    宛若杀猪!

    这便是很多键盘侠最真实的写照,在网络上各种无脑乱喷乱骂,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不服顺着网线来现实干我啊,可当有人真的来到现实,他们就怂了,只有被挨打的份。

    在米国,曾经发生过一段最真实的键盘侠事情。

    一个人在玩游戏的时候,遭到了一个键盘侠的各种辱骂,这个人用一晚上的时间都没有平息怒火,最后驱车几十公里找到了键盘侠的家。

    在键盘侠开门以后,一枪将其击毙!

    ……

    另一边,胡洋已经来到了与彭鱼宴说好的地方。

    这里是城区。

    这里十分偏僻。

    四周都是一些残破房子,还有一些烂尾楼。

    环境很差,空气中都弥漫着腐臭的味道。

    即便如此,还有人生活在这里。

    尤其是一些烂尾楼里,还可以看到炊烟升起。

    没办法,现在的人一辈子都是在为一栋房子努力。

    可当好不容易努力成功后,一些开发商就卷钱跑了,没办法,那些交了钱的人只能住在烂尾楼。

    并非不想搬走,一是还抱有一丝丝的希望,觉得开发商会回来。

    二是买房子已经花光了几乎所有积蓄,又可以搬到哪儿去呢?

    “怎么来这里了?”

    胡洋环顾四周,问道:“这里跟我的车祸有什么关系嘛?”

    “跟我来!”

    彭鱼宴挥挥手,开始在见面带路。

    一路上,并没有见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除了破烂,还是破烂。

    最后,在彭鱼宴的带领下,胡洋来到了一座烂尾楼。

    一步步的踩着楼梯向上。

    登上最后一层。

    在这里,胡洋看到了一个小木床。

    小木床上躺着一个瘦小的孩子。

    正在呼呼大睡。

    看上去只有七八岁。

    这里又脏又乱,还散发着股怪怪的臭味,床上铺的也仅仅只是一些破布。

    胡洋并没有嫌弃,反而更多的是心疼。

    一个小孩子怎么会住在这个地方呢?

    “这个孩子是?”

    胡洋忍不住的问道。

    彭鱼宴解释道:“这个孩子叫阿狗,具体原名叫什么,他不告诉我。

    他只是告诉我说,他的父母都去世了,自己本来被送到了孤儿院,可孤儿院的孩子都欺负他,他就跑出来自己流浪了。”

    “难怪你上来之前,先买了一大堆好吃的。”

    胡洋扫了眼彭鱼宴手里的大包小包的各种零食和衣服,问道:“这个孩子跟我的车祸有什么关系?”

    “他!就是你车祸的目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