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仙侠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武侠仙侠 > 神煌 >

一二一九 宇宙二书(全书完)

一二一九 宇宙二书(全书完)

开荒 直达底部
    ps:  首先要向大家说一声抱歉,这本《神煌》虽然有了一个结局,交代完了主线。但在开荒心里,到底还是烂尾了,对不起大家。原本的大纲,还有陆家皇位之争,敖坤与四方龙宫,万劫凰廷的恩怨,与最后boss的决战,更是在百年之后。大约还有六十万字才能完本,然而这些现在都已无法完成。

    开荒惭愧之极,但也请大家体谅下。我前两日去医院复查,情况没有好转,现在必须动手术了,这几天就会去医院去预约手术时间。这是一种难以启齿的病,耻于对人言,所以至今都没向大家请假。再加上一段时间断更后,订阅下降的很厉害,开荒慎重考虑后,还是决定让《神煌》结束。

    最后开荒再厚颜向大家恳求下订阅了《神煌》书友们,请万万帮开荒一把,点一个赞,投一个满意票,听说可以增稿酬。开荒在此向大家再次拜谢了!也感谢所有书友们,在长达一年零五个月时间里的鼎力支持!

    另外新书《无法无天》大约12月20号发布,敬请大家期待。

    辽阔无垠的虚空界河,此时散落着无数的黑色泥点。都是不被这一界承认容纳的事物,却异常的顽强,在无量劫力的缠绕中,拼命的抗争着,凝而不散。

    这是那场大战之后的第十日,此处因十余位至境圣尊大战而引发的虚空风暴,依旧四处肆虐着。

    那一战使周围十三个小千世界毁灭,好在大多都是没有生气,资源贫乏。就连以前的天方修会也看不上眼,因此死伤的生灵不多。

    唯一可虑的是那人散落于四面八方的尸骸,依然有着莫大的危险。真境之后具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之力,哪怕此时身躯被打散,也不可能就这么死亡。哪怕只一点身躯碎片,也可污染世界元核,也可夺圣境元神。

    所以十日之后。秀观等人依旧未曾散去。而是继续以**力镇压于此。封锁内外虚空,等待这些黑色泥点的自然消亡,不给这人丝毫的可趁之机。

    此刻宗守,就陪在秀观慈悲二人身侧,正一声叹息,目光怅然。

    “这人名叫元初,应该是上一世界的真境至尊之一。可惜的是以外物成道。在上一界域可呼风唤雨。此界之内,却是倍受折磨——”

    在这位半步真境死前,他机缘巧合,灵念观测到此人的部分记忆。

    本是上一世界,受万界尊崇的正道人物,有大慈悲大功德。只因修行路上一步走错。就酿成之后种种悲剧。

    “自己走错了路,怨不得人!”

    秀观摇头,目中却也是有些唏嘘感慨。他这一生中,见多了修行跟不上而掉队之人,昔年老友,大多凋零已尽。也有一些,似这位‘元初’一般,走上了邪路。最后下场凄凉。

    “师兄万年心愿。如今总算达成。云界神宝之争,已经彻底解决。估计以后几万年内。都不会有什么争战。你的大乾仙廷,也将稳如泰山。”

    秀观说到此处,向宗守笑问:“接下来,宗守你准备何往?”

    宗守下意识的就想说去陆家,话到嘴边就又止住。此时云界连同佛门的力量,已被整合。以大乾为纽带,合十余至境之力,陆家那边的人,稍微聪明些,就该停下所有纷争。

    若是他祖父母在位掌握焚空圣庭,那几位国主还有些活路可走,若然给了他宗守回归上位的借口,那么无论是宣华国主也好,玄烨国主也罢,下场都将凄凉。

    陆家无忧,那么接下来他宗守又该何去何从?

    征讨四方,建不世霸业?他是没什么动力。倒是那道门儒教,日后必定是兴趣十足,极力推动。

    宗守一时间,竟是有些兴味索然。压力尽失,没有了那中挣扎求存的紧迫,反而是生出一种无所适从,手足无措之感。

    不过瞬间之后,宗守的心念,就又坚定起来。

    ——追求剑道之极!只有这个目标,他从未放弃过。还有自己的妻儿,也需陪伴。这些年四处奔走,实在亏欠良多。

    此时却笑而不答:“那么师伯又将何往?”

    “云界之事了结,自然是游历诸界。寻觅道机之余,一偿幼时心愿。”

    秀观淡笑:“若有缘能入真境,那就去其他界域走一走。”

    宗守不禁诧异:“那么羲子师尊又该怎办?不用使他复生么?”

    “羲子当年可没真正殒落沉睡!”

    出言之人,却是慈悲。宗守则‘啊’的一声,睁大了眼睛,只觉是不可思议,十万分的惊讶。

    慈悲道君的语气却依然平静无波:“当年羲子,其实已有一线元魂走脱。是那元初一直最忌惮之人。至于此时在何处,却是不知。可能是放弃一切,重入轮回,洗炼道基。也可能是早就复生,在某处逍遥。说不定,宗守你就是他那一线元神转世。”

    宗守一时茫然,羲子元神转世?不可能!

    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将这可能否决。自己难道该感荣耀么?他宗守可不愿成为他人分魂。自己日后成就,必当远胜羲子师尊!

    不过估计当是转世了,在重新洗炼道基。否则何至于林玄霜被困数千年,而无所作为。

    “果然是如师兄他一样,傲气十足!”

    秀观大笑:“你修行不足二十载,道基之雄厚却远非寻常修士可比拟。若肯沉下心思,用几百上千年强固根本。日后说不定比我与慈悲,更早踏入真境。超越羲子,何足道哉?”

    宗守失笑,心中略略惭愧。旋即又好奇的问慈悲:“道君的这本穹宇创世录,是否在准备幻化一个心像世界?”

    “你怎知道?”

    那慈悲诧异的抬眉,半晌之后,又若有所悟:“原来如此,宙书隐世不出近二十万载。聚集的元能,本该是非同小可。在我思来,该当可助人直入圣境才是。却原来其中,有这等样的变故。”

    又随手翻了翻自己手上的宇书,轻笑道:“我这些年来隐居云界,一直在以观影之法,记录云界所有的人与事。确实是准备借助此书,创一心像幻境世界。令天下所有修士,可在幻境世界修行历练。此法当可强我云界修士,又可使天下少一些征战杀伐。”

    宗守恍悟,只觉所有重生以来的疑惑,都霍然解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