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频道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女频频道 > 内幕策划人 >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武钢权证

第一百四十八章 武钢权证

墨石163 直达底部
    冖冖什么都不问?”I惊

    高易摇摇头,你得去探知女人们不告诉自己片秘是一件趣事?”

    “但是作为内幕策人总应该是有很强的探知欲吧。

    题。

    “普爱孤儿院院?”高易陪于去过几次孤儿院,在高易看来是一个古板丨I的老女人,到有钱的就想挖一块肉下来的人,但于晶偏是喜她,卜是高易至不明白的事、

    每年都会收到我上百万吖助金,其他的环说你也明白。

    高易无奈的叹口自己的赞助金比何逸只多不少,没丈大反被卖了,“你说是金院长,我也会帮你的,不必扯上于晶。丨

    这是让两一-松了一气的、谁也不想将于晶拿出来作为筹码。

    何逸将啤酒一口气进去,身子往-一倒,直挺挺的躺在河边的碎石堆上,不时的一——一——嘴角流着.沫,就像一个羊角疯患者。

    “是不是抽资金去投资股市或者房地产了?”高易问,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两人约在咖啡厅见面,I逸仿佛一夜之间褪去了惶急和憔——的样子,显出一份洒脱和从容,略有点懒散的靠在后背上,听到高易这句话,就仿佛一根刺扎在臀部,刚建立起来洒脱气派的形象被吹得支离破碎,“你知道,受金融危机影响,汽车市场不景气,加上金融公司收银根,导致汽贸集团资金链断裂我们这种汽贸集团资金链绷得很紧,对外部环境很敏感、_”

    高易轻一声,站起来准备走人,何逸急得就要跳起来等等,听我说,先坐下来。

    高易只是站着,晒笑,“汽车下乡和小排量购置税减免,上半年国内汽车销量同比增、你和我说汽车丨父不景气?上半年信贷投放达-万亿,年全年水平,国家采用货币宽松政策,只要是有点信用的大公司银行和金融公司都抢着贷款你给我说金融公司收紧银根?北京的汽贸公司,小的都活得好好的你越大反而越糟,你的规模效应呢,你的管理水平呢?不要说你做这么大是吹出来的。”

    I没有丝毫被揭穿地尴尬,“不是存心要骗你而是习惯这样说了,你知道事情出来以后,媒体网络上都传的很凶,采访的也很多,这套说辞最后弄我自都以为是这么回事了,且我一直在找人重组,如果他们知道我挪用资金去炒股:哪会有人愿意我合作。

    高易坐下爿具谈谈吧今天上半年炒股赔钱的,还真不多。

    “你是在取笑我?这时候I半探知欲旺盛了?那先说好我说了,就等于和你分享我的秘密就此我们::同一-船上的。_”

    “你不用打预防针的,我在听、_”

    “我炒的是武钢权证,在I月份的时候做私募的张德找到我,让我一起参与武钢权证的炒作,I.虽然没多少精力炒股,但是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当时武钢的溢价率这么高地溢价率,风险太大我当时就拒绝了,后就紧接着传出了上海几家大佬级营业部,包括国泰君安上海杨树浦路证券营业叩信证券上海北京东尹证券营业部和杭州体育场路证券营业部的一些能量很大地游资将炒作武钢I我打电话问张德,I告诉我他正在武汉,和深人家基金公司为的几家资产管理公司在集体调研武股份,武钢股份高管在交流会上对其表达了欲韦权的意愿。木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武钢I从月底到_-II仅半个月就涨了!”

    “他告诉我武钢必定行权,因为武钢集团也将准备增持武钢股份,今年一季度正是钢铁企业最困难地时候,而武钢是央企,如果股价上去_钢行权后就可以融资-亿元,这对困难时期的武钢无疑是雪中送炭,当初我们股-_就是给国丨业解决融资困难的。_了份,由广证券牵头,家机构也齐聚武钢股份进行了一整天的座谈和调研,这次我也去了,在我看来,武钢顺利行权,天时地利人和都有了,我就投进去了。

    二

    冖缏冖一一一冫彳_不患寡而患不均,你上面的逻辑没错一悴化忽略了一个外因,武钢在困I时期得到——亿元的融资,大亏特亏的那些钢铁企业哪个不眼红,眼红是其次,钢铁企业在国内是充分竞争地市场,武钢可以iI钢铁企iI景气周期底部的时候并购其他中小钢企,投资海外矿山,再或者大量囤积低价铁矿石,这直接影响到其他钢企地切身利益,谁也犭望木此武钢追上或者落下一截。

    何逸叹口气,“我::没想到,他I估计也是没想到,在调研当天武钢股价是元_卜时候达、而行权价是I元,也就是一个涨停地差价了,离行权还有——天,谁都认为具有疑问了,我卜时投资武钢股份也得了刂的收益。”

    “恩,问题木出在里,他们的计划书我看了,集中拉高武钢股份的股票价格,拉到权价以上以后,利用可以行权的市场亢奋心理再爆炒武钢II从初就已经开始吸引套利行权的资金入场,适当减仓武钢股份,减仓的分让武钢集团太增持来填补,同时大举买入武钢II但是谁想到计划中武钢集团增持武钢股份的计划被监管部门叫停,那些狗娘养的瞒着我,其实那时候整个私募、资产管理公司、基金和证券公司的联盟就已经瓦解了谁都想着出局兑现利润,他们不仅没有继续卖掉我持有的武钢股票,反而利用我前期套现的资金大量买入武钢掩——他们出局!”何逸长叹一声。

    正如高易所说武的增持注定是不可实现的,在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背景下,其他国有钢铁企业不会让监管层放任武钢股份的爆炒,增持被否是必然的结局。就是一个牺牲品,份前半个月的武钢II权证的行情和份武钢股份的行情已经让这个由私募和机构以及产业资本纠结起来的杂牌军收获颇丰,出现意外情况各自出局跑路,套现利润,再正常不过,何逸卜一杂牌军中的的边缘投资自然就成了垫背的,成了弃子。

    “我是哑巴吃黄啊,张德他们说并没有第一时间知道武钢集团增持被叫停的情况,而买——武钢II也是按照预定计划进行。说到这,何逸也仅仅是自嘲的一笑,对他来说,最痛苦的日子毕竟过去了。

    高易笑笑,“I资金,你还仟多少?”

    何逸咂咂嘴,“不到吧,那张德也是没胆的主,自称是权证高手,说是在武钢I权最后交易日做一把末日轮帮我挽回损失,开盘爆拉了被上海交易所停牌一小时,立马就给吓_再不敢动作。

    “卜点他倒是-清在监管层做出严控武钢权证炒作的情况下,还有那个深交所的‘停板王’已经被调去上交所,张德如果再爆拉,你万也就打水漂了!”高易笑。

    何逸翻翻眼,也不说。

    高易看下时间,“好了,我下午上班时到晚上我找人联系你,他负责运作拆分你万资金。丨

    “你不是-找人来重组你太汽贸公司?我想注亿应该够用了,反正你卜万已经剥离出来了,自然可以从重组方的模式重新注入,至于如何运作,我就不插手了手机就起来,打了一手势就往外走,留下目瞪口呆的何逸,一个月——_万?!国内缺乏杠杆性产品,高卩如何I?要一个月翻I_倍,个交易日,每天都是的涨停板都不够啊!

    “‘捂死你’今天又涨了,高易,是不是要卖掉?’秦菲凌的电话。

    “捂死你?”高疑惑。

    “就是"I!’

    “捂死你’丨什么价格?”

    “十六块六。

    “你什么价格买的?”

    “星期二开盘就买了,你不是知道?”

    “嗯?高卩!办卩会告诉我你从不没看过‘捂死你’的股价吧。

    “高易你混蛋!又!负我!”

    高易嘿嘿笑着挂断电话,回头看到何逸依旧坐在那里呆,样子很傻。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