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灵异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科幻灵异 > 网游之镖局 >

第八百一十一章 玄武门-承

第八百一十一章 玄武门-承

云东流 直达底部
    而李元吉看似莽撞,背后拥有如此强大的助力,却并不张扬,甘心做李建成的陪衬,看来也是一个非常懂得隐忍的家伙。相信这样的人,也知道认清形势,控制起来,相对容易一些。

    在叶离的计划中,李渊三子的解决是,李元吉留着先做傀儡控制起来,至于李建成和李世民——死!

    “死之将至,还敢大放阙词?众卿动手,给我杀!格杀勿论!”伴随李建成一声令下,杀声大震,响彻玄武门。婠婠、尤楚红、宇文伤等三方十数高手一起发动,齐齐向李世民这边猛攻过去,只见漫天刀光剑影,卷起杀戮的风暴。

    叶离见状淡然对身两人道:“如今李建成底牌已然尽出,就看李世民如何应招了。不过两方面人,相信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分出胜负,我刻下要先去办一件大事,惟有这件事才能确定胜利的天平将向我们倾斜。索性先让他们互相咬着就好,不到关键时刻,不用着急出手。”叶离说完身份离开玄武门,向北面太极殿方向飞去。

    玄武门十余丈的城墙,对一般高手来说可能是难以逾越,但对于身负飞云四步的叶离而言,却完全起不到阻隔的效果。

    随着叶离的离开,天山有雪.和骇客天下也都转入隐秘处观察静观战况。却见下面的残羹圣剑手中宝剑翻飞,覆雨剑法所照之处,竟可挡住数名高手联手攻击。另一边的儒少爷以攻为守,也守住一方。

    李元吉这时挥动手中长矛攻向.李世民,却见李世民竟从身后拔出一把金黄色的宝剑,剑光倒映其一片金芒,光彩夺人耳目。非只剑气,而是李世民手中的宝剑本就是金黄色的!围攻他们的人中,独孤峰、宇文伤、尤楚红三人一见此剑,顿时色变,失声惊叫道:“这……这是……轩辕剑!难道竟是杨拓的轩辕剑!?此剑怎么会在李世民手上?这……这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而此刻已经飞出很远的叶离,.忽然感觉背后虎啸一阵激烈的颤抖,似欲拖鞘而出。心中一动之下,身在空中的他,猛然一提身形,直接跃起十余丈高,转头一看。刚好见到李世民手中金光四射的轩辕剑。

    伸出左手握住刀柄,叶离含笑安抚道:“老伙计,不用.心急。那把轩辕剑,顶多也不就是一件赝品而已,虽然其威力大概可以相当于地神兵级数,却绝对比不上你的,何必争此朝夕。我现在另有事要办,如果回来时他仍未死,咱们在痛快一战。”说完飘然落向下方的太极宫。

    ………………………………

    与此同时,太极宫,御寝之内……

    “什么?”卧病在床的李渊,眼看着用宅女**将他吸.成这般模样的白清儿,失声问道:“原来你竟是阴癸派的妖女?朕平时对你宠爱有佳,并无半点亏待,为何竟要这般害我,竟全然不念之前恩情?”一具老太监的尸体,此刻正躺在房间之内。

    白清儿闻言微微笑道:“老糊涂,要怪便怪你自己.好了!若非你错立储君,引起家族内讧,我们岂会有可乘之机?”微微一顿,转又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现在对我们还有很大用处,我们舍不得这么快杀了你呢。”

    正在李渊一愣.之际,剑光闪烁,寝宫大门飞进室内。一道秀美绝俗,却有冷若冰山的倩影,盈立门外。两人一惊下转头看去,来人竟然是慈航静斋的入世传人——师妃暄!

    李渊见状大喜,忙问道:“师仙子,可是来救朕拖困的?”

    却见师妃暄朱唇轻启,用冰冷的几不带一丝人间烟火的语气,淡定的说道:“陛下误会了。妃暄次来只是为了纠正您犯下的错误。如今要保证秦王在这场宫廷剧变中成为最后的胜利者,亦进可攻,退可守,唯有陛下您发生意外。”

    李渊能成为李唐开国之主,自然不是傻子,闻听此言,瞬时猜到了她的目的。只要李渊一死,不论外面的战况如何,都对李世民更为有利,就如同没有人会相信师妃暄会伤害徐子陵一般,也同样没有人会相信师妃暄会亲自出手取大唐之主李渊的性命!因为从来只有魔女害人,仙子救人!那里会有仙子拭君的道理?!

    这场战斗李世民若是胜了,自然可以荣登大宝,将谋害李渊的罪名推到李建成身上。而万一,李世民落败了,仍得以拖身的话,亦可退回洛阳,打着为父报仇的旗号,大兴正义之师反攻李建成。毕竟李建成作为太子,一直守护在李渊身边,李渊出了意外,这个黑锅他是背定了。

    当然,李建成也可以说是李世民行刺皇帝。双方各执一词,就要看军兵、百姓更愿意相信谁了,但貌似李世民的威望,绝非李建成可比的!否则的话,身为太子,又得李渊支持的他,还要兵行险招,策划现在这场政变?

    这便是师妃暄所说的进可攻,退可守!

    李渊闻言不禁失声道:“你与秀心同为静斋传人,为何竟然如此狠毒?”

    “狠毒?”师妃暄闻言微微摇头,用十分坚定的语气说道:“不!陛下误会了,我这样的选择却是无奈之举,尽都是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万民福祉,只有秦王殿下,才能给天下百姓带来安定,得享太平。为了大义,陛下作出一点牺牲有算得了什么呢?至于与秀心前辈的区别,就是为什么她的剑境要停留在剑神无我,而我却可以而达到剑心通明。”

    白清儿见状上前一步,拦在李渊面前,冷声说道:“有我在此,你这欺名盗世之辈休想得逞!”白清儿亦是祝玉研的高足,岂是易于之辈,她瞬间已经理清个中玄机,李渊决不能死!

    师妃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冷笑说道:“是吗?你还不够说这话的资格!再说,陛下只会是被你杀害的,我只是一个救驾来迟的护驾之人!”

    人怎么能无耻要这个地步?!对了,人或者不能,仙子还是可以的!

    “那这句话由我来说则又如何?”随着又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剑光再起,寝宫侧面的窗户飞入室内,随之一个淡然若雪、态拟天仙的身影飘然飞入。

    师妃暄一见此人,不禁微微一惊,不禁惊呼道:“傅君嫱!这是大唐内部的事情,与你无关。难道傅采林也打算趟这趟浑水吗?”

    却见“傅君嫱”淡然一笑道:“师妃暄,你不会真的当我是傅君嫱吧?”说话间一把扯掉脸上面具,现出本来面目。正是师妃暄口中的超级女魔王,如今的阴癸派可卿长老、移花宫宫主——花飞雪!

    现出本来面目后,花飞雪面容微怒道:“你这个自命正道的坏女人,你要害对你一往情深的徐子陵也就算了,那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但你凭什么让离哥来替你背着黑锅?哼!离哥自重身份,不愿对你下杀手,我今天却要为他出口恶气!”

    师妃暄闻言不禁心中鄙视,听她的话,她口中的离哥,肯定是风雨残阳无疑了。他还自重身份,不屑对我下杀手?我呸!他如果有机会,那家伙不把我剁了才怪!之前在天策府的时候,如果不是有四大圣僧和神州四圣在,又错非我已成就剑心通明的最高成就,我还能活到今天吗?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计较这些事情的时候,师妃暄淡然一笑,随之问道:“你怎么知道谋害徐子陵的事情是我所为,有何证据?随便找个人问问,问问他师妃暄会伤害徐子陵吗?!”

    飞飞闻言心中不禁暗自冷笑,看来离哥说的果然一点没错。这师妃暄果然是留有后手,打算一旦事情败lou,会在第一时间杀死寇仲,然后再度嫁祸给叶离。就好像当初对付徐子陵,如今要对付李渊一样。如今这种栽赃嫁祸的把戏,这位眼前这位仙子可是玩得比谁都漂亮。

    她如今试探自己口风,不就是想要打听徐子陵的生死吗?按理说现在徐子陵应该已经痊愈,离哥正接他们进宫呢。现在告诉师妃暄实情也不怕,不过……我干嘛要告诉她?冷冷一笑,花飞雪不屑道:“我相信离哥,他说徐子陵不是他杀的,就肯定更不是他杀的。他说是你杀的,那就一定是你杀的。”

    师妃暄失笑道:“飞飞姑娘这句话,好没道理。”

    “你以为我还会和你讲道理吗?我本来也不是来和你讲道理的啊!”飞飞一句话,顿时让师妃暄位置一愕,一时无语。这时却听飞飞继续说道:“现在的事情是,你要杀李渊,我不想让你杀李渊。你我各有各的立场,貌似讲道理根本没有用。就算要将的话,也只能用剑来讲!天理昭彰,因果循环,果报不爽,觉悟吧!”

    说话间花飞雪的宝剑“碧血照丹心”已经出鞘,遥指师妃暄。花飞雪的剑一出现,师妃暄马上感觉到一股剑气迎面扑来。但是这澎湃的剑气,便让师妃暄绝对不敢怠慢。

    “锵!”的一声,色空间出鞘,不等花飞雪发难,色空宝剑已经化身万千剑影,连绵不绝,好似长江一泻,连绵不绝的向花飞雪卷去。这一招,正是《慈航剑典》中的第一决“剑气长江”,剑气犹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的从四面八方,涌向花飞雪。

    花飞雪见状脸色亦变得凝重,面对师妃暄这杀气十足的一招,顿时排除所有杂念。眼前的一切实剑、虚影,都不能影响她的心境分毫。

    天地之间仿佛瞬间归于一片黑暗,而这黑暗之中,却有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光线,将这无限的天地,编制成一个巨大的棋盘。在这种玄妙无比的心境之下,花飞雪手中碧血照丹心看似随意的一剑,直接刺入“剑气长剑”的漫天剑影之中。

    《奕剑术》之起手式——抢占天元第一招!

    “叮!”双剑一触,在一声轻响之下,漫天剑影和那虚无的棋盘,同告消散。碧血照丹心的剑尖,与色空剑的剑尖相抵不动,亦没有一丝真气外泄。在一旁的白清儿与李渊眼中,就连时间,仿佛在这一刻突然停止不动了。

    双剑顶在一起,花飞雪与师妃暄两人四目相对。师妃暄的脸色变得比方才出现时更显冰冷,仿佛一个被冰封千年的美女雕塑,远远看去,便可感觉到一阵直刺灵魂的寒气。而花飞雪则是嘴角略微挂起一丝略带嘲弄的微笑,显然方才一击对拼中,她可是占尽了上风。

    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师妃暄虽然如今已经达至剑心通明的境界,但内力方面还是自己修炼出来的,以她如今的年龄,能练成这等内功,自然是《慈航剑典》的功劳。但总的来说,她的内力,也不可能比得上被无崖子灌了毕生精湛功力的花飞雪,更别说花飞雪迭有奇遇,实力高深莫测,已达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方才花飞雪一击,将原本的招式比拼,变成了内力对碰,占便宜的那个,自然只能是她。

    这种两个剑尖对顶的情形,只维持了一个瞬间的时间,随之花飞雪面色淡然,不动如山,师妃暄却被对方的精湛内力震得后退一步。师妃暄虽被震退,剑势却丝毫未乱,色空剑随着后退,再次激起层层剑芒,脚下以奇特的步法缓慢前行,通过她的身体,将周围的天地之力,都引入手中色空剑上,猛击强敌。

    花飞雪见状,淡然如故,没有多大反应,手中碧血照丹心横竖虚划,看似毫无章法的剑气组织在一起,竟然将师妃暄的剑气尽数挡在身前三尺之外,哪怕是剑气被她震散之后的余威,都难以突破这层看似并不秘籍的剑网。当真可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慈航剑典》第二式——剑主天地VS《奕剑术》之——棋路纵横守天元!

    由石之轩所增,那条直通皇城正殿太极宫的机密通道之中。有一行六人正以不快不慢的速度,向另一边赶去。这六人中四男两女,分别是徐子陵、石青璇、尚秀芳、酒国英雄和老衲用飘柔,以及除了石之轩之外,另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有能力开启这个密道的——叶离!

    其中两个酒鬼是叶离之前安排,在徐子陵伤势未曾痊愈之前,为其护法,保证其安全。至于尚秀芳和石青璇这两大才女则是因为不放心徐子陵和寇仲这两条受人算计的蠢龙,而强烈要求同行。准确的说,她们两个不是应邀来的,而是硬要来的。虽然以她们的实力,就事实而言难以形成任何的战斗力,不过两位大家身份特殊,在这种任务中有着不受任何伤害的系统保护,倒也无需担心她们的人身安危。叶离索性便做一个顺水人情,将她们一柄带上了。

    一边走,叶离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徐子陵,淡然笑道:“如果师仙子看到子陵你竟然没有死,而是被我带到玄武门去见寇仲,估计一定是恨不得将我一口咬死,真期待仙子咬人的一幕。”

    徐子陵闻言不禁脸色一沉道:“我也想看看,她见到我死过翻生,会有什么表情?”

    这时走在两人身后的老衲用飘柔,不禁笑道:“老大不愧是老大。连这样的蛇蝎心肠的女人都有兴趣,若把你方才所说的咬字拆开来读的话,是不是会觉得更香艳一些呢。”

    叶离闻言眉头一皱,转头狠狠的瞪了这家伙一眼。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位佛门大师除了酒肉穿肠过之外,居然还如此的淫荡?而叶离身边的徐子陵也是眉头一皱,师妃暄毕竟是他曾经的最爱,即便如今他已不再将其放在心上,但还是不愿听到别人对其侮辱的。

    而石青璇和尚秀芳两个大家,则当真十分单纯,显然不知道“咬”字拆开之后的两个字是什么意思,毕竟这两位来头实在很大,没有什么人敢亵渎这两位大家。虽然从众人的表现中可以看出不是刚才的说辞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但毕竟不明白的情况下,她们也就姑且当做没听见。

    唯有和老衲用飘柔最熟的酒国英雄闻言冷哼一声道:“你个淫僧,少说两句,没人当你是哑巴。你个宅男和尚!”

    老衲用飘柔听了酒国英雄的鄙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道:“我宅说明我纯洁!”

    “咳咳……”叶离的咳嗽声,阻止两个家伙继续继续胡说八道。随之说道:“两位酒哥,不要胡闹了,前面就是出口,跟紧了。”事实证明叶离在这两个酒鬼面前还是很有威信的,貌似他们看在酒的面子上,一直都是很给叶离面子的。

    一行人一路急行,时间不大已经来到了密道的尽头,叶离上前触动了地道内的机关,随着一阵齿轮搅动的声响,龙椅前的密道出口出现,一缕光线射入地道之中,将原本多少有些昏暗的地道,照得明亮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