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奇幻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玄幻奇幻 > 我有一身被动技 >

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棠花开

第五百八十五章 海棠花开

熬夜吃苹果 直达底部

    “使不得,使不得!”

    妇女快被吓哭了,一个仙人,怎么可以喊自己“婶婶”?

    那是要折寿的!

    她连伸手去接过锄头都不敢。

    “啊!叫大了吗?”

    状若少年的宇灵滴挠了挠头,有些尴尬:“那……姐姐?”

    “我……”

    妇人腿肚子都一软。

    叫姐姐,那还不如叫婶婶啊!

    姐姐也使不得啊!

    “娘亲,锄头……”

    小孩子在妇女怀中有些畏缩。

    但似乎第一次见雨,让得他兴奋得有些不怕生了。

    看着面前自家的锄头,小孩子一眼就认出了这是爹爹带着自己制造出来的那一支,当即手一指。

    “啪。”

    妇女急忙伸手将孩子的手指头打了回去,扯开话题道:“不是我们家的。”

    “娘……”

    小孩子还要开口,妇人回眸瞪了一眼,当时小家伙脖子一缩,不敢说话了。

    “这样子吗?”

    宇灵滴哪能看不出来是自己吓到了他们。

    当即将锄头立着递过,也不触碰,放到了妇女的面前。

    “那您应该是这个村里的人吧?”

    “有人掉了东西,应该会很着急的,到时候如若他们急着找了,您帮我将这物件还给他们,可好?”

    说着眼眸一眯,宇灵滴那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似乎在这大雨滂沱中融化了妇人的心,也将之惊惧的情绪给平复了下来。

    “好、好的。”

    妇女应了一声,迟疑着伸手,将锄头接了过来。

    “谢谢!”

    宇灵滴再度弯腰鞠了一躬。

    随后,他才重归直起腰板,问道:“我是跟着我前辈过来的,中途被叫去办事迷路了,现在找不到他,不知道,你们可有见过这个老爷爷?”

    他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张兽皮油面画像,在雨中根本不受影响。

    妇女完全能看清画像上的面容。

    那是一张枯槁到有点可怕的脸,很瘦削,黑眼圈极重,头上还压着一个歪着的草笠,眼神斜视,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东西。

    栩栩如生!

    妇女一辈子也没有看过画得如此逼真的画像。

    这感觉,就像是人要从纸张里头跑出来一样。

    可是,搜寻了记忆,她并没能想起来自己有这个爷爷有过半点交集!

    “啊——”

    怀中小孩突然一声惊呼。

    妇女脑海中记忆一闪而过。

    黑眼圈、草笠……

    她瞳孔一缩,完全记起了什么。

    这不就是方才小亿口中的那人?

    那个在前段时间过来,直接占据了没人居住的茅草屋,然后不断喷出白色但不会烧人火焰的仙人?

    心头思绪一转间,怀中小孩子已经在惊呼后脱口而出了。

    “我看……唔。”

    妇女急忙捂住了他的嘴。

    这种仙人之间的交集,没有什么好事情的。

    即便面前这个宇灵滴说得再好听,但妇女哪能听不出来,这就是话术啊!

    这两人,绝对是不对付的。

    要是告知了面前人那老者的行踪,后续人家过来追究了,自己扛得起么?

    可不告诉……

    “小弟弟,你见过这个老爷爷?”

    宇灵滴目光已经从妇女身上转移到小孩子身上了。

    妇人神情一黯,她知道躲不过去了,索性放开了捂住小孩子嘴的手。

    果然,仙人什么的,火焰什么的……

    一个沾染上了,都是不好的结局啊!

    那该死的家伙,说了出去一回,结果这么多年了,都还没有回来。

    我就知道的……

    妇女神色惨然,目中已经红了。

    雨水顺着打湿了的发梢从眉心滑落,步入眼眶之时,顺走几滴泪水。

    小孩子是最敏感的。

    他隐隐能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了。

    看着面前大哥哥探过头来,小亿抬眸看了眼娘亲,突然咬着唇摇了摇头,“我不认识。”

    “啊咧?”

    宇灵滴一呆,随即笑道:“哥哥不是坏人,弟弟不用怕我的。”

    他眉眼一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娘亲……”

    小孩子反而被吓到了,往母亲怀里缩。

    妇女别过孩子的头,将他完全抱住,目中闪过坚决。

    “往那边去了。”

    她一指方才人影破空的方向,道:“你要找的人,方才往那个地方飞了,我知道就这么多,其他的也不清楚,那是仙人,我们不敢打扰的。”

    “额……”

    仙人?

    宇灵滴被这个称谓给惊到。

    他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妇女一看到自己,便像是看到了坏人一般有着天然的距离。

    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突然间瞅见了神迹,又怎么可能不惧呢?

    本来还想要问点具体的情况,可宇灵滴知道自己不能继续下去了。

    “抱歉。”

    他重归直起腰来,郑重的后撤两步,“吓到你们了,我这就走。”

    回头迈了两步,宇灵滴似乎想起了什么,匆匆回眸,还掏出了一块玉佩。

    见到妇女惊畏的一撤身,他立马想到了方才的锄头。

    “呀,抱歉抱歉,我真不是坏人。”

    他知道这妇女是明白人,也不拐弯抹角了,“这东西留给你们,如若你们害怕那人返回来报复什么的话,就砸碎它。”

    “它会保护你们的。”

    重重一点头,宇灵滴一锤胸口,道:“我也会第一时间赶来,不会让你们受伤。”

    妇女没有接玉佩,而是抱着孩子默不作声。

    “额……”

    “那就这样。”

    宇灵滴讪讪一笑,也不敢上前,直接将玉佩悬空递过去,自己后撤了两步,示意没有恶意。

    “那我走了?”

    宇灵滴问着,见对面还不收玉佩,劝道:“东西您留着吧,就当是为了孩子。”

    言罢,他直接一个转身,快步往后方跑出。

    “玉佩……”

    妇人看着面前浮空的这枚玉佩,神情复杂。

    她哪能不清楚这是什么东西?

    小亿的脖子上,便有着他爹爹留下来的这么一枚灵玉。

    从短短的这么一个碰面,她也能看出这少年模样的男子没有恶意,可是……

    伸手接过玉佩。

    妇女转眼便是瞅见了不远处那一个炸开了棚顶的茅草屋。

    草屋虽然没有了。

    但是这么长的一段时间,里头那老者也才直到最近这么几天,才稍稍有所动静。

    这种做法,比突如其来的降雨,更加让人安心啊!

    妇女突然昂声大喊道:“他也没有恶意的,他没有伤人!”

    “嗒!”

    在雨中狂奔的声影蓦然定住。

    雨水哗啦。

    随即,前头人手一摆。

    “谢谢,我晓得的,他真是我的前辈,你们快回去吧,别淋雨着凉了!”

    “哗啦哗啦……”

    “淅淅沥沥……”

    “滴滴答答……”

    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等小孩子从母亲怀中扭过头来的时候,天放晴了,身上的雨水,不知何时也已经干了。

    “娘亲?”

    小孩子似乎隐约察觉到自己已经做了错事,连呼唤声都是小心翼翼的。

    突然,他看见了目前手上泛着微微光泽的玉佩,眼睛都亮了起来,伸手就要去拿。

    “啪。”

    妇人一下子打掉了他的手,将之放下,找个靠边的角落将玉佩给埋了。

    “娘亲?”

    小孩子似乎不理解这种行为。

    这玉佩这么好看,比爹爹留下来的都好看,为什么要埋了?

    “小亿啊,你要记着。”

    妇女的声音没有苛责,反而是蹲了下来,语气温柔的说道:“我们虽然生长在这么贫苦的一个地方。”

    “但人穷,志不能短,我们不接受嗟来之食。”

    “即便有些事情看着很美好,让人心生向往,可不该接受的,就是不能接受。”

    “这玉佩很好看吧?”她问着。

    “好看。”

    小孩子重重点头,随即立马补充道:“但不能拿!”

    妇女嘴巴微张,没想到自家孩子竟然把话给抢了。

    她当即欣慰道:“是的,我们不能拿,包括先前的那朵火焰,我不知道你已经接受了,但往后,绝对不许再亮出来,听明白了没?”

    “嗯。”

    小孩子重重点头。

    “走吧,回家。”

    妇女一手抓着锄头,一手抓着孩子的手,一左一右拎着回家。

    走了两步,她似乎记起了什么。

    “小亿啊,方才娘亲埋玉佩的地方,你看到了吧?”

    “嗯呐!”小孩子脑袋一点。

    “那是秘密哦,你要守护好它,也不能自己挖出来,否则,仙人就不会保佑我们了哦。”

    “好哒!”

    小孩子一听是秘密,高兴得蹦了起来,“我会守护好它的。”

    “那走吧,娘亲今天还在那便挖了个旱薯,回去煮给你吃。”

    “耶!有旱薯吃咯~”

    ……

    “嘎吱~”

    没有屋顶的茅草屋屋门被推开,走出来一个眼眸低垂的少年模样身影。

    他一迈出门,天空突然就暗了。

    “嗒嗒嗒……”

    雨滴淌下。

    可还没落多少,宇灵滴手一挥,乌云便是完全退散了。

    他看着远处两个走远了的一大一小身影,眸色有着说不出的复杂。

    “我,做错了?”

    他感觉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但事实上,又必然做错了什么。

    否则,那个妇人不会如此戒备。

    那个小孩子,也不可能用脑后来面对自己。

    “这,就是世俗么……”

    宇灵滴呢喃了一声,若有所悟。

    他回过头,对着屋子道:“三十三号,我好像明白殿主为什么要叫我多出来走一走了。”

    “嗯。”

    里头传来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

    下一秒,宇灵滴侧身避开,一个弯着腰,避开了头顶门框的高大黑袍男子走了出来。

    他足足有着两米半高,即便全身裹在黑袍里,也能看到其臌胀的肌肉轮廓。

    宇灵滴在他的身前,就像是个孩子,仅仅只能够到腰部以上。

    “殿主说了,什么时候你能悟破红尘,你就可以斩道了。”

    “到时候,你应该便能轻易打败我。”

    被唤作三十三号的高大男人憨声说着,声调很是怪异,还配合着声音挠了挠头。

    “哟,你还会挠头了,看来这一趟,你也长进了不少。”宇灵滴笑道。

    “殿主也叫我多学学你们人类的,不然说话要是声调没有变,就像是个玩具一样的。”

    他仰头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

    笑声只有三个音,还都是平音,就像是机械一般,怪异到了极点。

    “噗!”

    宇灵滴当即捧腹:“笑,不是这么笑的,人类的笑,都是发自内心,有情绪的笑,你这个还是太傀儡化了,以后多学学吧!”

    “噢。”

    三十三号再度一挠头,目中有着思索。

    “笑?”

    他突然一摸肚子,“扑。”

    一声短促的平音,十分惊艳,又戛然而止。

    宇灵滴再度笑喷了口,差点没被这一声笑给笑晕过去。

    “扑?”

    “哈哈哈哈,你可真逗,也不是这么笑的……”

    “那是怎么?”三十三号还想要讨教一番,突然话音一滞,低头看向了门侧。

    宇灵滴也是瞳孔一缩,低头望去。

    这茅草屋的门缝,是有着几颗枯草的。

    可是,这本来枯黄了的草,在二人的嬉闹之间,竟突的一颤,开始泛出绿意。

    甚至,微微挺了起来,在缓速生长。

    “木系。”

    三十三号声音没有半分感情,“斩道以上。”

    宇灵滴没想到才刚踏进八宫里外围地界,便能遇到这等强者。

    看来无月前辈不是在空口白话啊!

    白窟,情况已经遭到了这等程度么?

    二人盯着门缝杂草再看了几眼,同时抬眸,望向村口方向。

    只见远处施施然走来一个白衣男子。

    这个男子除了一头乌黑的长发,浑身穿着白到了极点,没有半分杂色。

    即便是裸露在外的几寸肌肤,也是娇嫩如女子一般的光滑。

    他的面上蒙着白色面纱,足足有着三层,绑得严严实实。

    脚下白靴看似有落地,地面也有留下脚印。

    但每一步踏出,他都是浮空毫厘的,根本不曾触地分毫。

    泥土、水渍、烟尘……

    在这男子身上,根本找不到。

    这就像是刚从一个洁净纯灵的仙庭中迈步走出来的仙人一般,纯粹到了极点。

    “谁?”

    宇灵滴眸子一凝,表情慎重。

    从这男子第一步踏入村子开始,此地荒芜的地面,突然间便生机盎然。

    一些杂花、杂草仿若不受控制般的轻轻颤抖,缓缓生长了起来。

    路的中央,一汪水渍之间,更是破土而出,长出了一朵妖冶粉白的海棠花。

    随后。

    “簌簌……”

    花路铺开,清香自来。

    男子踏着空,一步、两步……

    再是一瞬。

    他来到了二人的不远处。

    相隔不多不少,刚好三丈。

    “请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