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频道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女频频道 > 八零团宠五岁半 >

第400章 四千字番外完结篇

第400章 四千字番外完结篇

颜萌萌萌 直达底部

    “为什么?”宁芝一愣。

    虽然大臣的子女可以进翰林院读书,但女儿们基本上都是放在闺中请专门的女老师来授课。

    而且她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各种书籍也了如指掌,也就她是个女子,若为男子必定能考取功名,入朝为官。

    可现在怎么还要她去继续读书?

    宁芝着实费解,不过很快她想到了什么,咬牙道:“太子是不是也在里面?”

    “是啊。”兰兰如实的点头。

    很好!

    宁芝险些气炸了,总算明白他方才临走前那番话的意思了。

    好一个明天见!

    竟然用这种办法来逼她!

    无耻卑鄙!

    “你去和我爹说,我不想去。”

    宁芝是真不想去,倒不是全因为狗太子,最主要的是那边教的知识她都会,她只想每天待在家里和鼓弄她的草药和武艺。

    不想去那里浪费时间。

    “小姐,这是皇上的意思,违抗不得的。”兰兰为难的说道。

    “……”

    好,很好,真够卑鄙的。

    宁芝险些跳脚,将狗太子的全族都给问候了一遍。

    “去就去,狗太子,给我等好了!”临睡前,宁芝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凶巴巴的捶着被子。

    她要是不折腾折腾她,她的名字就倒着写!

    第二天一早。

    宁芝睡眼惺忪的就被软轿子抬进了皇宫书院。

    书院的人为她引路:“宁小姐,您的位置在这。”

    宁芝面无表情的坐下,放下身上的书包。

    没多久,属院内来了不少学生,一个个锦衣华服,趾高气扬的,身份不是公主就是皇子,亦或者朝臣之子。

    “又见面了。”狗太子也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伴读小子。

    他摇着昨晚的扇子,笑的宛如偷了腥的猫儿。

    他要是不说这话,宁芝还不气,可现在一提起,她的牙顿时咬的厉害:“那还不是太子你足智多谋,运筹帷幄,逼的本姑娘不得不来和你见面,这手腕,本姑娘着实佩服。”

    “哼,往后本太子让你佩服的地方还多了去了。”太子像没听出来她语气中的嘲讽,傲娇的合上扇子,双手环臂。

    宁芝杏眼圆圆的瞪着,恶狠狠的剐了他一眼后,指尖暗暗的弹出了些白色的粉末。

    太子毫无察觉。

    他此刻正坐在她身后,冷白如玉般的手指正在桌子底不时勾勾她的发丝。

    而面上却一本正经,完全看不出他私底下的这小动作。

    宁芝哪能不知道这狗太子当众玩她的头发,她又羞又恼,不过一想到刚才他给狗太子下了痒痒药,心中的恶气总算是出了许多。

    这痒药,可是她专门为他调的,无色无味入肤即化,连御医都无法判断出他为什么突然身上莫名奇痒。

    当然,这药也不会对身体造成什么伤害。

    她就算再讨厌狗太子,也不会拿她全家人的脑袋开玩笑。

    没一会,宁芝微微瞥头就瞧见太子脸色有些不太好,似乎在强忍着什么。

    呵!

    发作了!

    太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浑身上下突然就痒的要命。

    他发自本能的想要去挠,可一看到周围有那么多人,他的形象还要不要了?

    “老师,我不舒服,我请假!”说着,太子就起身准备出去。

    正在前面仰头晃脑的老学究,连忙点点头:“殿下既然不舒服,那快快去请御医,千万不要耽误了。”

    “本殿下知道。”

    瞧着他强忍着痒意而离开的背影,宁芝不由得掩掩唇,内心哈哈大笑起来。

    活该!

    狗太子直接运起了轻功回到了东宫,一进去就连忙撩起袍子,再也不顾任何形象的挠了起来。

    明明皮肤上什么都没有,可就是痒,钻心的痒。

    他的手直接一道道抓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殿下,太医来了!”随从连忙高声喊道。

    太医拎着药箱子连忙上前给太子诊脉。

    诊了又诊脉,太医这才斟酌着话语,说道:“殿下这浑身奇痒无比应该是碰了什么东西导致的,不知道殿下都和什么接触过,或者吃了什么东西?”

    “都没有……”

    太子刚说完,眼前就浮现出宁芝那张敢怒不敢言的精致脸庞。

    呵,他还真是跟某个带毒的东西接触过。

    “殿下可否是想起了什么?”见他突然露出沉思又气恼的神色,太医不由得再次问道。

    太子想都没想就否认了:“并没有,你直接开药给本太子医治。”

    “是是是。”太医哪敢再多言,立刻就写下药方。

    宁芝本来下的就不是难解的毒,所以一碗药下腹后,狗太子就基本好的差不多了。

    等到下午放学之际,太子直接堵住了宁芝,把她拽到无人的角落中。

    “宁芝,你胆子倒是不小,都敢给本太子下药了,你是不是不想要脑袋了?”

    他毫不留情的戳破。

    宁芝连忙吓了一跳,险些腿都要软在地上,扶着身旁的树这才稳住了身形,晶莹的双眸中充满了惊恐地泪水:“太子殿下,你这是在说什么,小女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她带着哭腔的为自己辩解道。

    这副妥妥被冤枉的模样,太子直接被气乐了。

    “宁芝,你可真是好样的!”太子也没指望她会自己承认,两根手指捏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不过,这样的你,倒是让本太子觉得越来越有趣了。”

    “……”这脑残!

    别人害他,他居然还觉得对方很有趣。

    这不仅是脑残,而且还是重度脑残。

    宁芝深深无语了,一点也不想再和脑残纠缠下去了:“殿下,天色不早了,小女该回了。”

    “一路走好。”

    太子松开了她,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你才一路走好!

    隔天,宫中举办百花宴,所以书院暂时休息一天。

    宁芝贵为相府嫡出千金,自然在邀请之内。

    刚到宫门口,宁芝就瞧见了不少世家贵族的马车。

    年轻的男女少不了一番作揖问候。

    宁芝也一一回着。

    城楼上,太子的目光就没离开过宁芝,等看到她对这些男人说话,他不由得咬了咬牙。

    这个女人,难道不知道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吗!

    狗太子越想越气。

    等宴会结束后,狗太子逮住宁芝,烦躁的朝她低吼:“宁芝!本太子命令你将女则写一百遍!”

    “凭什么!”宁芝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

    狗太子怎么可能会说出真实原因:“就凭本太子是太子!”

    “……”该死的皇权至上!

    宁芝心底愤恨的要命,挤出几个字:“确实,就凭你是太子所以你要我干什么我就得干什么,我写!”

    她双眸含着泪,强忍着即将溢出来的哭腔,拎着裙子就立马从他面前跑开。

    她才不要再狗太子面前哭!

    太子望着她踉跄的背影,心底不由得有些后悔了,下意识的想要改口,可是话到了嘴边偏偏又说不出。

    他可是太子!朝令夕改算怎么回事!

    回到家,宁芝一边哭,一边提着毛笔写女则,心里头将狗太子全族都给问候了一遍。

    是,她确实不敢正面刚,但是背地里谁还能管的着她?

    因为这段日子心中充满了郁气,再加上写了这么多遍女则,宁芝的体力几乎透支了,当天晚上就发起了高烧,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胡话。

    一开始相爷还没听清她说的到底是什么,等发现是——

    “狗太子!智障!”

    “我鲨你全家!”

    “让我写那么多遍,我祝你继承不了皇位!”

    这一声声,全都是大逆不道之词,相爷差点没惊得扑在地上,连忙捂住她的嘴,并只让信得过的人日夜照顾她。

    免得这大逆不道之话穿到有心之人的耳朵里。

    听说宁芝发烧了,狗太子心下后悔不迭,立即叫人送来了无数珍贵的药材。

    甚至还在半夜的时候,悄悄潜入她的房间中,亲自去看望她。

    “你快些好起来,以后本太子再也不惩罚你了,不然,不然我要继续惩罚你。”一向傲慢的狗太子,第一次放下了所有的面子和尊严,有些沮丧又悲哀的求着。

    “……”

    宁芝刚醒就听到了这番话,吓得她又晕过去了。

    许是被这一吓,宁芝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

    她已经在屋内闷了许多日子了,这会身子一好,她就爬到了院内的假山上,手托着腮,目光黯淡的看着不远处的鸟笼。

    那里养着最华美的金丝雀,是狗太子前两天差人送来的。

    宁芝看着看着就觉得,自己和这金丝雀也没什么区别。

    都是笼中之物,他人的所有物。

    眼泪忍不住再一次掉了下来。

    如果皇权被推翻了该有多好!人人都生而平等该有多好!

    “小姐,你待在这么高的地方做什么,快下来。”底下传来了兰兰焦急担忧的声音。

    宁芝下意识的瞥了她一眼,结果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脚下突然一滑。

    “啊。”

    下一秒,宁芝就直接从假山上摔了下来。

    由于事发突然,再加上宁芝一时没想开,所以干脆随它去了,整个人当即像断线的风筝般,轻飘飘的落下。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谁知道一睁开眼却来了一个新世界。

    这是一个她梦想中的世界!

    再也没有皇权了,人人都可以生而平等!

    真好啊!

    宁芝瞬间再也没有什么遗憾,满足的待在这个世界里。

    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古代的她,自从昏迷了以后,狗太子就发疯让御医日夜为她诊治。

    可宁芝的症状很古怪,明明身体一切健康,可整个人就是醒不过来。

    要是太医们知道“植物人”这个名词的话,一定会告诉太子,宁芝现在是成为了植物人。

    随着时间一年两年三年的过去,宁芝还是没有任何要醒的迹象。

    她精致的面容恬静,睫毛宛如蝶翼般静静的垂着,面色也是红润,好似只是睡着了般,只要你轻轻的推推她,她就立刻可以醒过来。

    “都过去这么久了,你为什么还在睡?”太子紧握着她的手,眼泪不停的掉了下来。

    “你知道吗,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我已经娶你为妻了。”说到这,他的语气骤然间甜蜜了起来。

    而作为娶她的代价,就是他放弃了太子之位。

    否则,朝臣和皇上都不会同意他娶一个植物人为皇后的。

    不过这些事情太子并不打算说,免得给她增添烦恼。

    他抬起手指拢了拢她的脸颊旁的头发:“芝芝,你之前不是一直有游历山川看遍世界的梦想吗,我现在就带你去,我们一起去看遍山川。”

    太子说到做到,背着她游历了各个地方。

    随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太子老了,宁芝也老了。

    可他仍旧背着她,朝着最后一站出发。

    “芝芝,现在我们要去雪山了,你这么怕冷,我给你多穿着些,这样你就不会冷了。”

    太子温柔的拿起棉衣为她披上,这才小心的将她背在背上。

    鹅毛大雪中,他背着她在雪山上缓慢地走着,每一步都留下深深的脚印。

    “这雪好大,我看到前面有个山洞不如我们先去休息一下。”

    “你说好不好?”

    “……”

    “你不说话那我就当你默认了。”

    他喘着疲惫的粗气,拖着苍老的身体,背着她继续前行。

    一个踉跄,两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芝芝!”

    他连忙将同样苍老的女子抱在怀中。

    他看着她依然安静闭着的眉目,热泪不禁悍然滴落在她的脸颊上:“芝芝,怎么办,我没力气了,我起不来了,也没办法再背你了。”

    他已经垂垂暮老了,本就没几日的活头了,能撑这么久其实已经是奇迹了。

    “不过,只要一想到能和你死在一起,倒也满足了。”太子攥紧她的手指,幸福的闭上眼睛。

    大雪鹅毛般飘落,躺在雪地上的两个老人逐渐没了气息,最后被大雪完完全全的覆盖了。

    在太子临终前,他的脑海如同放电影般看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芝芝。

    在那个世界的芝芝幸福一生,他嫁给了一个和他长的一模一样,但又并不是他的人。

    那个男人疼她护她爱她,他们孕育后代,最后白头偕老。

    太子眼泪不禁再次落了下来,既心酸又感到庆幸。

    真好啊。

    在宋沉柏寿终正寝时,两个人终于见面了,然后意识融为一人,重新回到了太子的少年时代。

    融合前,太子对他说:“宋沉柏,我知道你既是我,又不是我,我很后悔以前用幼稚的方式表达了对芝芝的喜欢和在意,所以当你再次见到她的时候,请你帮我对她说一声对不起。”

    番外完。

    ——

    小剧场。

    宁芝:“哦,我已经不在意了,毕竟我都是当过太奶奶的人了,谁还会和你这个小孩计较。”

    太子:“!!!”

    万万没想到!

    ——

    正式完结了,新书《我有六个反派哥哥》正在预收,这本走的是沙雕搞笑的风格,真的很好看的,千万不要错过呀!

    会尽快开书的,大家先收藏一下吧,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