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频道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女频频道 > 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 >

第660章 知我心,懂我意,愿与我白首不离(完结)

第660章 知我心,懂我意,愿与我白首不离(完结)

叶轻轻 直达底部

    第660章

    以往看见自己的时候,木雕小人总是十分欢快的。

    这一次看见她,却病恹恹的样子,让妖儿有些担心。

    “小家伙这是怎么了?这么难过啊?”妖儿一边说一边朝云朝辞看去。

    话是在问木雕小人的,可两人都心知肚明,这木雕小人的情绪是和主人相连的,木雕小人什么心情,代表着主人也是什么心情。

    所以……

    他在难过什么?

    云朝辞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会被人看破,连忙别过头,轻描淡写地说:“不管它。”

    妖儿见他这模样,莫名也觉得有些好笑。

    她面对面的看着云朝辞,似笑非笑地说:“是不管用它,还是不用管你啊?”

    闻言,云朝辞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俊脸立刻就红了。

    他头发是白的,平日里就将他本就白皙的俊脸衬托得更加白润好看,此刻脸红的时候,更是想遮掩都遮不住。

    妖儿看着他脸耳朵根都一起红了,她莫名的又想到了上辈子那个经常脸红的妖皇大人。

    她目光闪烁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笑,从云朝辞的肩膀上接过病恹恹的木雕小人,说:“我第一次来妖界,妖皇大人可愿带我转转?”

    她一声妖皇大人叫得有几分好笑,云朝辞脸又更红了一些。

    以往她总是不好好的叫他名字的,现在突然这么叫他,不仅没有让人觉得她正经起来了,反而带着浓浓的取笑的架势。

    云朝辞从未应付过这样的事,自然是有些局促。

    但好在他涵养是非常好的,听见妖儿说要去转转,当即就道:“应该的,跟我来。”

    他很清楚妖儿这一次来,是为了开通宋迟迟所说的那什么‘旅游路线’。

    原本妖界上下对这个所谓的‘旅游路线’并不感兴趣的,并且不认为真的能成功,然而当看见魔界那边那么成功的时候,妖界自然也就心动了。

    云朝辞比任何妖族都靠迫切的让妖族和神族互通起来,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构想,两界只要有交流,才能有和平。

    只是他一直找不到更好的办法,现在宋迟迟有了新的办法,并且还有了成功的例子,云朝辞自然不会拒绝。

    他按照妖儿所要求的,带着她去妖界各地去转了转,去的还都是几个比较有名的地方。

    第一个去的,就是妖族的皇宫。

    这里住着妖族身份地位都最高的人,皇宫自然是修建得非常的富丽堂皇。

    在皇宫正门口,还有一个巨大的妖皇雕像。

    妖儿站在雕像下,抬头看着这巨大的雕像,嘴角忽然勾了勾,道:“这有点像你。”

    云朝辞没说话,妖族所有祭祀都说他是妖皇的转世,他不知真假,他身上的确封印着强大的妖力,他的模样和这个雕像也确实很像。

    不过这些都不是云朝辞需要关注的事情,他是谁,他自己知道就好了。

    妖儿忽而又道:“不过,你比他好看。”

    闻言,云朝辞愣了一下,侧过脸看她。

    而趴在妖儿手臂上病恹恹的木雕小人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猛地抬起了小脑袋,不敢置信的看着妖儿。

    随后它不知想到了什么,满脸羞赧的捂住自己的脸,害羞的将自己的小脑袋往妖儿手心蹭啊蹭的。

    妖儿看着木雕小人的一举一动,又看了一眼表面始终平静,看不出什么模样的云朝辞,眼底闪烁了一下。

    啧……要不是有木雕小人,还真看不出来他的真面目啊。

    似乎感觉到妖儿意味深长的目光,云朝辞身体崩得更直了。

    妖儿问:“你在紧张吗?”

    这一次云朝辞答得很快:“没有。”

    妖儿说:“你脸又红了。”

    云朝辞:“……”

    “我带你进去吧。”云朝辞努力忽视发烫的脸,低低地说了一句,明显的在转移话题。

    妖儿笑眯眯地说:“走吧。”

    说罢直接朝皇宫大殿走去。

    她走得比云朝辞快,轻车熟路的,让云朝辞有种,她对这里很熟的样子。

    可她……不是第一次来吗?

    带着这样的疑惑,云朝辞便不动声色的观察起来。

    一认真观察,他马上就发现了,妖儿对妖族皇宫是真的很熟悉,好几次他故意落后她几步,也不说自己要带她去的地方是往哪走的,可她就是懂得要怎么走。

    她……来过妖界吗?

    他一陷入沉思,妖儿手里的木雕小人也开始思考起来。

    妖儿注意到后,似笑非笑地说:“看着我做什么?”

    云朝辞这才发现,他方才在想事的时候,一直盯着他看。

    云朝辞连忙移开视线:“抱歉……是云某失礼了。”

    “没关系。”妖儿说:“你要喜欢看我的话,可以继续看着,我不介意的。”

    云朝辞:“……”

    妖儿说:“我知道我挺好看的。”

    云朝辞:“……”

    妖儿问:“对吧?”

    云朝辞没有说话。

    妖儿以为他不会回答了,没想到好一会儿,突然听见身边传来一个模糊的字眼:“……嗯。”

    妖儿脚步顿了顿,好笑的看着他,说:“这个‘嗯’,是说我好看,还是说我说得对?”

    云朝辞:“……”

    云朝辞真的有点招架不住了,抿着唇瓣丢下一句:“我……我等等再带参观,我还有点事……”

    说罢,也不等妖儿说什么,当即就转身离开。

    走了几步,他想到什么,又折回来,从她手上拿走了木雕小人,走得更快了些。

    妖儿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笑了出来。

    她突然明白自己上辈子为什么会和他在一起了。

    这位妖皇大人,是真的好好欺负啊,好欺负到……让她很想占有,带回家继续欺负。

    “等等。”妖儿抬高了声音,叫住了想落荒而逃的人,轻笑一声:“不如拿了礼物再走?”

    “……礼物?”云朝辞没想到还有礼物,有些怔忪。

    妖儿说:“是迟迟给你的,说你会喜欢。”

    没说的是,迟迟还说了,给不给云朝辞这个礼物,由妖儿自己说的算,若是给了……

    妖儿勾唇轻笑,走到了云朝辞面前。

    “手给我。”

    云朝辞下意识的伸出手。

    随后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握住了他的手,云朝辞身体蓦地紧绷。

    但不等他后退,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掌心多了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

    云朝辞被手里那圆圆的,气泡装的东西吸引了:“这是……?”

    妖儿说:“嗯,或许可以算是你上辈子的记忆。”

    上辈子的记忆?

    妖儿没有多说:“看了你就知道了。”

    她径直朝大殿走去,好像在自家一般悠闲。

    有上辈子的记忆,对这个妖族的皇宫,妖儿确实挺熟悉的。

    皇宫里的人也知道这位神界来的神,是妖皇阁下的重要客人,也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一个个端茶倒水的,小心翼翼的伺候着。

    不过妖儿却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的坐着那儿,算着时间。

    伺候的妖族只听得她在那低低的算着时间,也不知道她算时间做什么。

    来来去去好一会儿后,伺候的小妖怕妖皇怪罪,终于壮着胆子上前,想要询问她算时间是为了什么,却听妖儿忽然抬眸一笑:“来了。”

    “什么?”

    小妖怪一脸茫然的朝殿外看去,就见妖皇大人不知何时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回来,他似乎走得有些着急,外表没有了以前那淡漠和出尘,俊脸微红,呼吸也隐约有些急促。

    在看到殿内的妖儿的时候,云朝辞脚步又停顿了下来,稍稍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迈开步子,走到了妖儿的面前。

    妖儿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云朝辞抿了抿唇,好一会儿才轻轻的开口:“……你……你送我这份记忆,是……”

    他有些难以启齿,俊脸又红了几分,声音不由自主的也低了几个度:“是我想的……意思么?”

    妖儿笑眯眯地问:“你想的哪种意思?”

    云朝辞:“……”

    他藏在长袖里的手紧握成拳,心脏剧烈跳动着,对儿女情长一事,他向来内敛,不会言辞。

    可妖儿此番,似乎非要让他说得很明白一般。

    看过所谓的上辈子的记忆之后,他就久久回不过神来。

    因为在那上辈子的记忆中,她……她似乎喜欢他。

    如今她还将这些给他看……

    云朝辞一向聪明,但此刻却深怕是自己多想。

    明明……明明那些信……

    云朝辞沉默了片刻,轻声说道:“那日,你困于阵法之日,那些写给你的信……”

    妖儿有些惊讶:“你说江陵写给我的信吗?”

    闻言,云朝辞也是一愣:“江陵?”

    妖儿道:“是,他同我表明过心意,不过我拒绝了,朋友一场,留着那些信,是觉得这是他留在世间比较珍贵的一个回忆,并没有别的意思。”

    云朝辞心底蓦地一松,随后又为自己先前所误解而感到一丝丝的尴尬。

    妖儿说:“所以,你方才说的……那种意思,是哪种意思?”

    云朝辞脸微红,但这一次,却没有移开视线,而是坚定的和她对视,轻声说:“是……知我心,懂我意,愿与我白首不离……的意思。”

    妖儿笑吟吟地看着他:“难道现在不已经是了吗?”

    她指指云朝辞的白发,道:“白首不离。”

    云朝辞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手微微颤着,一点一点的握住了她,仿佛握住了新的世界。

    原来有些缘分,无论前世还是今生,无论世界是不是一样,有缘的人,最终依旧能够走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