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频道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女频频道 > 媒庄 >

番外

番外

覃阎羲 直达底部

    九界归一,天地一统,纮羽长离荣登天君,废旧统,立新规,仙、妖、人之间的隔阂被打破,凡潜善修行者,皆可在天界位列官职,永幽司被毁,轻罪者入黄泉,重罪者入地府,洗心革面后可入轮回重生。削减军队,兴富民生,天地重建,进入太平盛世。

    奈何,太平年间,仍有兴风作浪之势。天无常从纮羽长离的手中逃出去后,大兴鬼族,祸乱人间,纮羽长离亲自带兵征伐,费时两个月,才将天无常斩杀,将鬼族收归。

    外面的纷争似乎从来没有断过,唯有仙灵族这处,还算安宁。

    一个梳着两个包子头的小女孩走进来,她努力地向上爬呀爬,终于爬到男人的身上。男人的眼睛紧紧地闭在一起,好像睡了很久。小女孩拍拍男人的脸,又扯了扯他的头发,男人依然纹丝不动,小女孩叹了一口气,跑出去,过了三天,小女孩又回来了,她拖着一小桶水,水里放着一把刷子,她要来给男人洗澡了。

    小女孩把水桶拖到房门前,“哎哟”了一声,可真累啊!

    小女孩抬起头来,突然看见玉床上的那个男人正一脸莫名其妙地打量着她。

    “爹,你醒啦!”小女孩开心地大叫,她扔掉水桶,迈开两条小腿跑到男人身边,抓住男人的腿,想要爬到他身上来。

    男人将她的小身板一提,放在地上,带着一丝疑惑地看着她:“你是谁?”

    “我是你的宝贝呀!”小女孩眨着可爱的大眼睛,看起来特别高兴,她爹跟她说话了,她做梦都想听到她爹跟她说话。

    小女孩伸出双手求抱抱,男人一只手挡在面前,拒绝她的靠近。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又又,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又又。”又又把男人的手往旁边推,却发现男人的力气好大,她根本推不动。

    “爹,你把手拿开,又又想要你抱抱!”又又小嘴嘟嘟地说。

    “我不是你爹。”男人觉得有必要说清楚。

    “你怎么不是我爹,娘亲说你就是我爹啊!”又又不满地叫道。

    “你娘亲呢?”男人觉得跟这种小孩子讲不成道理,还不如叫她娘亲给领回去。

    “今天有个伯伯过来找娘亲,娘亲去见他了。”又又泄了气,她爹爹是不是觉得她长得不好看,不想要她啊?

    什么样的娘亲,连孩子都不管了。男人心中腹诽。既然人家亲娘都不管,他又何必多管闲事,男人无所谓地躺下去。

    “爹,你睡了好久,你不能再睡了。你睡一觉,又又就从这么小变成这么大了,你再睡一觉,又又就会变得更大了。”又又拿手比划着,认真的模样,可爱极了。

    男人闭上眼睛不理她,过了一会儿,男人感到身上多了一点儿重量,又过了一会儿,眼皮被人扒开。

    “爹,你真的不能再睡了。”又又鼓起奶包子脸生气地看着男人。

    唉。男人心里叹了一口气,又坐起来。

    “爹,你抱抱又又吧!”又又张开手求抱抱,可怜的小模样就像被人遗弃的孤儿。

    男人还是不理她,大步向外走去,又又迅速地跟个八爪鱼似的抱在男人腿上:“爹,你抱抱我嘛!又又从娘亲的肚子里出来后,你还从来没抱过我呢!”

    男人试图把这个黏人精从腿上拽下来,又又装模作样地大哭:“爹爹打又又了,爹爹不爱又又了。”

    “你安静点。”男人扶额,就这样拖着又又走了出去,他倒要看看,这是哪家没看好孩子,让这个小家伙跑了出来。

    男人一走出去,不禁被眼前的景色惊住了,外面是一片美丽的花海,五彩缤纷,美不胜收,而他在的地方,不过是置身花海的一间小屋。他怎么会在这种地方?男人觉得奇怪。

    男人拖拽着又又向花坡下走去,经过一座桥的时候,身后突然有人叫了一声。

    “又又,你在干嘛呀?”

    “浅宁哥哥,陆伯伯……”又又从男人的腿上跑下来,朝着那二人跑过去。

    浅宁哥哥?陆伯伯?

    男人的脊背一僵,慢慢地转过身去,陆庭和歌浅宁看到男人也是一怔。

    好半会儿,陆庭才反应过来,他抱起又又走到男人面前:“雷霆,她叫又又,是你和玉儿的女儿。”

    雷霆整个人如遭电击地僵在那里,他的玉儿,还活着?接着,雷霆心里陷入一阵失而复得的狂喜。

    悬崖边上,疾风呼啸,西岚玉站在白衣胜雪的男人身边,平静地看着对岸山上的流水瀑布。

    “纮羽长离,你已经得到了你想要的,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

    “还有一件,我求而不得。”纮羽长离平静的眸子里带着一丝哀伤。

    “沧颜已经魂飞魄散,你要我如何救她?”西岚玉伤痛道。

    “既然你能救雷霆,就能救她。”

    “雷霆现在还没醒呢!”

    “他会醒的。”纮羽长离有些盲目地相信道。

    “你为什么笃定我一定能救回沧颜?”

    “因为你是神族之女,因为你是仙灵族的族长,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你未免太高看我了。”

    “你的身上,总是有奇迹,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

    “救治雷霆,我几乎牺牲了仙灵族的全部生灵,要救沧颜,恐怕要等仙灵族的生灵再度复苏,而且,雷霆尸身尚在,沧颜却是魂飞魄散,我没有把握一定能救活她,也许到最后,你只是空欢喜一场。”

    “没关系,我可以等,一次不行,我就继续等。”

    西岚玉见纮羽长离如此执拗,叹了口气:“既然你愿意等,那我就尽力试一试。”

    “多谢。”

    “你不必谢我,我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沧颜。另外,我还有一个要求,如果我救活了沧颜,我希望你从此以后,不许再踏入仙灵族一步。”这几年间,西岚玉知道了不少事情,包括纮羽长离害死她爹这件事。

    “好,我答应你。”纮羽长离的眼里生出一丝希望的光芒。

    西岚玉回去的时候,家里的灯是亮的。

    “又又这么快就回来了?”她走的时候,让又又先去歌浅宁家里呆着,平时这小家伙去了歌浅宁家里,根本就舍不得走,一定是玩累了睡着了才被抱回来的。

    “又又,娘亲回来啦!”西岚玉对着屋内大喊一声,不见又又跑出来迎接,也没有人应,“睡着了吗?”西岚玉心想。

    西岚玉轻轻地推门进去,她轻手轻脚地关好门,刚一转身,就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一声温柔似水的“玉儿”在西岚玉耳畔响起,西岚玉整个人愣在那里,鼻头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雷霆感受到怀中女子抽噎的身体,心疼地说。

    “你竟然又让我等了这么久!”西岚玉抓着雷霆身上的衣服,埋怨地伤心地看着他。

    “不会了,我再也不会让你等我了。”

    “这话你已经说过一次了,我不会再相信你了。”

    “那你以后就拿根绳子拴着我,你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雷霆轻轻地去擦西岚玉的眼泪,他真没用,总是让自己的女人哭。

    “我不要,一个小的,再加一个大的,我还活不活了?”

    “那你只管大的,小的我来管。”

    “这可是你说的?”

    “恩,我说的。”

    又又在歌浅宁家过了一晚,第二日一大早就吵着要见她爹,歌浅宁一把她抱回来,她就立刻撒起腿地跑到房间里找爹,西岚玉被雷霆缠着要了一晚上,还没醒过来,听到又又的声音还以为在做梦,努力了半天却还是没睁开眼睛,睡在外面的男人将她白皙的胳膊放进被子里盖好,然后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爹!”又又一路小跑地奔过来,雷霆向她走近,张开胳膊将她搂在了怀里,又又开心的不得了,脸上欢喜地像个小太阳,她总觉得爹爹的怀抱和别人不一样,好像更有安全感。

    “爹,浅宁哥哥说,陆伯伯今天做了好多好吃的,让我们一块上他家吃饭。”又又小嘴巴巴拉巴拉地说。

    “你叫他什么?”雷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浅宁哥哥呀!”又又歪着小脑袋说。

    雷霆冷冷地瞪了歌浅宁一眼,敢占他女儿便宜,活腻了!若不是西岚玉还在里面睡觉,他早就一道电雷劈上去了。

    “雷霆,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歌浅宁对上雷霆凶神恶煞的目光,心里吓了一跳。

    “又又,以后别管他叫哥哥。”

    “那叫什么呀?”又又扬起天真的小脑袋问。

    “乖儿子!”

    一万年过去了,又一个一万年过去,西岚玉想尽了各种办法聚集沧颜的残魂,十万年过去了,在沧海的一个珠蚌里,一个小婴孩降生,当天,天君率了万人前去迎接。

    一百年后,小婴孩长大,精致的五官一看就是个大美人。

    这天,小美人在花园里捉蝴蝶。

    “颜儿!”身后传来一声略显沧桑的声音。

    “天君爷爷。”小美人转过身来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