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频频道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女频频道 > 娇满洛阳 >

第三十九章 斑斓之又起波澜

第三十九章 斑斓之又起波澜

羊儿响叮当 直达底部

    唐娇娇醒来之后发现全身酸痛的躺在床上,她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从水钰空间里出来的。只看到窗前水清焦急地道:“小姐,你可算醒了。”

    “怎么了,我睡了很久吗?”唐娇娇虚弱地问。

    “小姐,你可算醒了,你莫名其妙就开始发烧了,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苏大夫说是寒邪入体。”水清一边扶着挣扎着要起身的唐娇娇,一边担忧地道。

    “一天一夜这么久。”唐娇娇悠悠地道。

    “可不是,夫人都急坏了。”水清道。

    “嗯,让母亲担心了,你赶紧派人去和母亲说我已经无碍了。”唐娇娇道。

    “已经去了,夫人交代过只要你一醒就派人去通知她。”水清回答道。

    “那就好。对了,昨天我绣的手绢,你让全子偷偷送去吴王府,亲自交给吴王。”唐娇娇低声道。

    “是,小姐。我这就去,你先坐下歇会儿,我让人把粥端来。”水清扶着唐娇娇坐下后,就出去张罗了。

    唐娇娇坐在桌前,除了肚子有些饿,倒是没有绝对虚弱无力,仿佛只是睡了一个长觉。不一会儿,丫鬟端来一碗牛乳粥。唐娇娇专心地喝着粥,水清从外面走进来道:“小姐,夫人来了。”

    唐娇娇赶紧起身正要往外走去迎接,唐母就进来了,看到唐娇娇起身赶紧快走两步扶着她坐下,道:“快坐下,才刚好呢。”

    唐娇娇顺从地坐下,歉意地笑笑道:“又让母亲担心了。”

    唐夫人顺势坐在唐娇娇旁边,仔细打量着唐娇娇的气色道:“今日气色看起来尚可,身上可有哪里不舒服不爽利的?”

    “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自己只觉得睡了一个很长的觉。”唐娇娇道。

    “你这个觉睡得我提心吊胆,以后还是定期得让苏大夫过来把脉,不要自己觉得好了,就放松了。”唐夫人关切地叨叨。

    “知道了,母亲。女儿都听您的。”唐娇娇道。

    “你这身子要仔细调理好,不然到时候入宫了我怎么放心。”唐夫人担忧道。

    “入宫?”唐娇娇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唐夫人。

    唐夫人自觉说错话,讪讪地低下头,思索了会儿道:“本来想等你好些了再告诉你,但是不小心说漏嘴了,那就告诉你吧。你父亲上次说的更好的出路,是你父亲探听到来年宫里要采选(也就是选秀女),你年龄正好符合,且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你父亲是想让你去......”

    唐娇娇傻了,拒绝了王府,却来了皇宫,这就是不想让她过平淡的日子。唐夫人看唐娇娇愣在当场,默不作声,心里也是悲切,道:“我知道你不愿意,我也和你父亲说了我只有你一个女儿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可是你父亲更看重唐家的门楣。不过你也别担心,我想过了,我们可以抓紧私下选户人家,赶在采选(选秀)之前定亲。”

    唐娇娇笑笑不说话,她可没有这么乐观,唐泰安已经打定主意要送她入宫,寻常的门第哪里是他能看上的。她也不能为了逃避就做出格的事情,那自己名节当赌注的事她可做不出来,何况对方还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心仪的。

    “娇娇,你先养好身子,这事还没定呢,我找机会再找你父亲好好说说,还是有转机的。”唐夫人看唐娇娇不言语,心里更是难过,这女儿乖巧懂事,心思单纯,出落得也亭亭玉立,送去深宫大院,她还真是放不下心来。

    “嗯。”唐娇娇点头道,脑子里却飞速地转着,想着有什么破解之策。

    “我想过了,我一边找机会再劝劝你父亲,一边派人给你外祖母去信让她在崔家亲戚中寻个好男儿,如若你父母那边没有转圜的余地,让崔家派人来提亲,相信崔家出面,你父亲还是不好拒绝的。你嫁给崔家的亲戚,我也更加放心。”唐夫人把自己心里思量的告诉唐娇娇,好让她安心调理身体。

    “让母亲费神了。”唐娇娇乖巧道,唐夫人这番筹谋很是周到,只是看来所嫁之人的品行得堵上一把了。她心里依旧无法安心,她不喜欢那自己下半辈子的幸福去赌,她对男人本就信心不足,对着古代男人就更是没有信心了。

    “傻孩子,只要你平安顺遂,我就放心了。”唐夫人温柔地道。

    唐娇娇压抑着心中的烦闷,听着唐夫人关心的絮叨,也不知道听了多久,唐夫人终于起身要走了,让唐娇娇好好休息。

    唐娇娇往美人椅上一趟,脑子里一团浆糊,理不清思绪。

    “小姐,全子回来了。”水清看到唐娇娇脸色不好,刚听了唐夫人的话也知道唐娇娇心里为何事烦心,说话也轻柔了许多。

    “看来是有话带回来。让他进来回话吧。”唐娇娇依然兴致不高。

    “是,小姐。”水清应下。

    全子进来立刻毕恭毕敬地向唐娇娇行礼,然后呈上一个票据,道:“小姐,东西已经送到。这是吴王殿下让转交给你的,说这是洛阳柜坊(就是钱庄的前身)的凭贴,小姐私下需要用钱就拿凭贴去提取。吴王殿下还交代说这钱对他来说不多,且大小姐名声要紧,寄酒在清月社卖终究不是长久之计,请小姐不要推辞,务必收下。”

    唐娇娇接过水清传递过来的凭贴,泪眼朦胧,强忍住几欲夺眶的泪水,道:“辛苦了,下去吧。”

    全子躬身告退。唐娇娇把凭贴递给水清道:“你替我收着吧,清月社下个月起就不再供酒了,就说桃子已经过季了。”

    唐娇娇烦躁的心,被这突然到来的温暖冲散了许多。如果上辈子遇到这么李恪这样的,那该多好。如果她最后被迫接受采选(选秀),且被选上了进宫,那是不是就有机会看到李恪了,可是那时候我该以什么身份面目来面对他,自己口口声声说不想和王家有牵连,不肯嫁入王府,最后确进宫侍君,多么的讽刺。想到此,唐娇娇的心口又是一阵酸疼,她马上就失恋了,还没能走出失恋的情绪就又来一个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