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仙侠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武侠仙侠 > 戏鬼神 >

231 非妖即怪

231 非妖即怪

夜雨飘灯 直达底部

    “为何我独独忘了水脉!”

    听着捕蛇人懊恼又惊喜的话,苏鸿信心里却没多少波动,如今正值洪汛之期,黄河里浊浪滔天,就是知道也很棘手,大浪滚滚,他可不想在那河中与万蛇厮杀,不然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过既然得知那畜生本体藏在黄河中,想法就得改改,苏鸿信脑子里的思绪飞快一转,遂听他说道:“先等等吧,等天亮,正好可以准备一下!”

    “老头,你去衙门口看看那几个,给他们带个话,多找些雄黄,最好再搜集一些火药,越多越好,我有大用!”

    “好,我这就去!”

    关乎全城人的生死存亡,陈老幺想也不想就应下了,强壮胆子,一瘸一拐的就出去了。

    一旁的捕蛇人也不废话,他虽恨不得现在便直捣蛇窟,但心知天时未至,现在去,只是送命罢了,留下去“我去准备准备”已快步消失在夜色里,动若脱兔飞狐,果然深藏不露。

    包公祠外,就只剩下苏鸿信一人,还有无数被他召来的鬼魅,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从这双眼睛生了变化,他对这种鬼类邪魅,恍惚有种无形中的联系,亦如之前,不需要画符结印,布坛施法,便能招魂摄鬼? 像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

    可惜? 目前看来,招来的都是些孤魂野鬼? 小角色。

    苏鸿信擦了擦手里断魂刀的刃口? 淡淡道:“你们这些剩下的,能不能再帮我个小忙啊?”

    “阎王爷但说无妨? 只要力所能及,吾等绝不推辞!”

    看着面前的这尊煞神? 这些游魂野鬼连个半点动静都不敢发出来? 直等听到苏鸿信的问话,这才如蒙大赦,讨好般的忙不迭开口,但同时又有几分忐忑不安? 只怕是让它们去对付那大妖? 那岂不是送死。

    苏鸿信见这些鬼类畏畏缩缩的模样,哪还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嘿声一笑。

    “放心,小忙而已,不用你们去替我拼生拼死? 托梦总该会吧,这城里百姓信奉那圆性和尚如圣僧神佛? 怕是用唇舌已难和他们说个清楚,你们去托个梦吓唬吓唬他们? 免得到死他们还是个糊涂鬼,至于如何做应该不用我教了吧?”

    一听只是简简单单的托个梦? 这些担惊受怕的群鬼全都放下了心。

    “阎王爷您瞧好了? 这事儿咱保管给您办的妥妥的!”

    苏鸿信一挥手。

    “去吧!”

    话甫落? 雨氛骤然散乱,鬼气如雾,袭过长街,再瞧去,苏鸿信就见面前已空空如也,群鬼已去。

    不过,他身旁还有一个,那个枯瘦的书生,正顶着一张青白色的鬼脸泛着瘆人的幽光,可怜兮兮的望着苏鸿信。

    抬了抬眼,苏鸿信望着漆黑的雨幕,说道:“也好,时辰还早,我就先去会会这城里的妖邪,也算是绝了后患,以保万无一失!”

    身旁死去的书生闻言喜极。

    “小生多谢活阎王的大恩大德,来世必当牛做马相报!”

    苏鸿信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

    “行了,带路吧!”

    ……

    城西,刘府。

    这刘府以前可是城里的大户,祖上三代经商,家底殷实,吃喝不愁,也算是小有名气。可这人啊,饿了就想吃饱,穷了就想变富,但等吃饱了又想吃好,变着法的折腾;这不,刘家上一辈只觉得自家虽说赚了钱,发了财,富了,但到底还是俗人一个,眼见那些文人士子跻身朝堂,金榜及第可比他们这风光多了,有了钱,自然就想要有名,毕竟人往高处走,这也无可厚非。

    可惜,这刘家公子,不成器,富不过三代,这话一点不假,自打读了书,便打着考取功名的幌子,终日与一些狐朋狗友流连于风尘之所,勾栏瓦肆之中,日夜买酒饮醉,沉迷于温柔乡中。

    长辈在时,尚能管束一二,可如今双亲病故,这刘家公子便没了约束,整日挥金如土,偌大家业,不过短短半年,便败了个精光,只剩这一座空荡荡的宅院还没抵押出去。

    往日的仆从,到头来,也就剩个老管家念及刘家旧恩没走了。

    这老管家年逾半百,身形略胖,往日里那可是和和气气的老好人,但如今,却哆哆嗦嗦的凑在刘家公子的屋外,透过窗户缝小心翼翼的朝屋里偷瞄着,至于原由,却是因为自家少爷今早回来的时候有些奇怪,捧着一幅画,连饭都没吃,硬是在屋中待了一天。

    起初他只以为自家少爷是在外面受了气,可怪就怪在睡到半夜,他突地听到屋里居然传出了女子的娇笑,笑声妩媚,那叫一个勾魂。

    他可是记得清楚,屋中可就少爷一人,这女子的笑声是从何而来的?

    当下起了心思,只以为是少爷偷摸领了个女子入了府中,可仔细一想也不对啊,这刘府上下就他主仆二人,自己送了两趟饭,来来去去也不见第三个人的影子,何况还是深更半夜。

    趁着心中的疑惑,管家便迟疑着自窗户外往里看去。

    那女子笑声一直存在,时有时无,娇声媚笑,动人心弦,可任凭管家瞪大双眼怎么瞧怎么看,却都找不到那个发笑的女子,更让他吃惊的是自家少爷的面前忽然挂着一幅画。

    雪白的画纸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女子的曼妙身影,再看刘家公子,正痴痴看着那画,面露痴笑,模样呆傻,双眼空洞,活像个傻子。

    而管家也终于听清那女子的笑声是从哪里来的,非是别处,赫然就是从那画里传出的,准确的来说应该是画里的女人会说话,它竟是会说话。

    管家神情不由大变,他年纪已大,见多识广,往日在坊间也听过不少,眼见这一幕,心知必是邪祟为祸。

    而更可怕的还在后面,正待他心急如焚之际,管家身子猝然剧震,眼中瞳孔骤缩,却见画中的女子竟然不急不缓,慢慢转过了身子,一头青丝如瀑垂下,瞧着人还在画中,可那头发却已自画中飘了出来,像是万千匹练,又似是一张大网,将刘家少爷的身体包裹缠绕到了里面,而那画中女子,也跟着一点点飘了出来,二人衣衫件件褪去,虚浮空中,已是被那发丝拉扯着慢慢贴到了一起。

    刘家公子面上露着痴笑,浑似没有半点察觉,可那女子,老管家在窗外看的遍体发寒,盖因那发丝下,却是一张不见眼耳口鼻的面容,这个女人,没有脸,非妖即怪。

    “少爷!”

    老人强壮胆气,颤声忙唤了一句。

    可屋中人却是置若罔闻,眨眼已与那女鬼纠缠在一起,两具身子更是被那发丝裹成一个大茧,眼瞅着自家少爷就要命丧于此。

    不想雨中乍见人影闪动,一条黑影如箭矢急射而出。

    “嘿嘿,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