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奇幻
当前位置: 小说王咯噔 > 玄幻奇幻 > 进击的后浪 >

第0354章 仙人抚我顶

第0354章 仙人抚我顶

犁天 直达底部

    周坚抬起头来,眼神变得坚毅起来,似已在内心做出抉择。

    “江跃兄弟,科研资料具体在哪,我真的不知道。可是我想起了一个异常细节。”

    “什么异常细节?”

    “那天晚上在餐厅遇到陆教授和左助手他们,左助手非常热情,跟我女朋友有说有笑,两人聊得很投机,就跟多年闺蜜似的。当时吃的是自助餐,取餐的时候,我跟陆教授打了几次招呼,他好像很冷淡,只是嗯嗯哼哼应了我两句,并没有和我搭话的意思……”

    “我当时以为陆教授是觉得自己身份高,不想搭理我这种无名小卒。心里有点生气,不过也没有特别在意。当时的想法是,我又没想高攀你,只不过是尊重你是星城大学的教授,你要摆谱,我也懒得搭理你。”

    “所以后面几次取餐,我都刻意避开陆教授,他在哪个区域,我就走到别的区域。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陆教授忽然主动走到我那个区域,走到我跟前时,忽然莫名其妙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还记得吗?”

    “仙人抚我顶。”

    “就这?”

    “就这!”周坚点头道,“当时我是一头雾水,以为不是跟我说话呢。可那时候,那片区域也没别人啊。”

    “你回头有没有去问陆教授?”

    “没有!”周坚摇头,“陆教授板着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我当时觉得,他可能就是随口吟一句诗而已,这点事就算是熟人也没必要多问,更何况陆教授当时的态度并不友好,看上去并不欢迎我。”

    这倒是人之常情。

    谁遇到这种事,都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

    那种情况下,周坚没阻止女朋友跟左助手热聊,已经算是很有修养了。

    当然,当时那种情况,周坚也好,周坚的女朋友也好,只怕都没想到这里头有如此凶险的局。

    他们知道左助手在打陆教授的主意,但也只以为是学术领域的剽窃,并没有上升到生死存亡的觉悟高度。

    因此对于左助手的热情,周坚的女朋友也没有特别抵触。

    像左助手这种职场老油条,面对周坚女朋友这种刚出校门的小年轻,阅历和手段上都处于绝对的碾压。

    随便一顿聊下来,就给周坚女朋友留下了如沐春风的感觉,各种话术手段轻轻松松就能制造出一种亲近感,让人的心理防线瓦解,并对她建立信任,成功被她吸引,甚至敞开心怀。

    这正好说明,为什么周坚女朋友明知道左助手想剽窃陆教授的科研成果,明知道她私德上有瑕疵,依旧能跟对方有说有笑。

    现在,周坚将当时的情形再回忆了一遍,跟江跃的各种推测一加印证,恍然明白,那左助手的热情,确实有点诡异,明显不符合常理。

    而陆教授那句仙人抚我顶,看似莫名其妙,恐怕也大有深意啊。

    江跃同样在思考这个问题。

    仙人抚我顶。

    这五个字他们都不陌生。

    是大章国古代一名大诗人的诗句,传颂度颇广。

    周坚忽然道:“我知道了,这是仙人谷的一个景点啊。”

    “仙人谷多有奇石,有一处奇石的名字,就叫仙人抚顶。”

    江跃眼前一亮:“哦?确定?”

    “我非常确定,我还拍了照。”周坚掏出手机,可惜早就没电了。

    这不要紧,江跃秒送充电宝。

    充电没多久,周坚那没电的手机就成功开机了。

    照片很快就找到了。

    的确是一块非常有特点的奇石,从造型上便能明显看出是两道身影,一仙一凡。

    仙人左手结印,手掌向上,拇指搭着食指成圆形,另外三指张开。右手抚在另一人头顶,似在传授长生秘诀。

    石像不仅仅是形似,更难得的是兼备神韵。

    仙人飘飘荡起的衣袂绶带,仙风道骨的气质,都非常贴合意境,跟那些粗糙的,牵强附会的景点确实大有不同。

    “所以,陆教授是在暗示着什么吗?”周坚喃喃道。

    江跃点点头,郑重叮嘱道:“这件事你知我知,无论如何不能泄露出去。”

    就算江跃不叮嘱,周坚也断然不可能泄露出去。

    多一个人知道,就等于多一个份风险。

    在那之前,他怎么都想不到,无意中听到那么一个电话,竟会引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左助手的热情,陆教授的冷淡。

    现在看来,都是大有深意的啊。

    周坚的确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要不是江跃提醒,他万万想不到,那么热情的左助手,跟他女朋友各种套近乎,竟是为了瓦解他们的心理防线,套他们的个人信息,便于以后杀人灭口。

    而陆教授的冷淡,其意竟是在保护他们?

    也就是说,陆教授其实早就洞悉了左助手的野心?

    难道,那份科研成果真的如此重要?陆教授真把它藏在了仙人抚顶附近?

    说实话,周坚不想知道答案,他对这个科研成果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已经被这次旅行吓破了胆,已经身心疲惫。

    女朋友的死,让他无比痛苦,只想离开这个伤心之地,返回星城的家中好好疗伤。

    可他心里非常清楚,如果这份科研资料真的那么重要,这件事如果没了结,就算他回到星城的家中,也必然是后患无穷。

    两人回到沙发,杜一峰躺在床上,无聊地翻着手机,看得出来,他对陆教授的事并不感兴趣。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是杜一峰的做人原则。

    一番洗漱之后,套房里慢慢平静下来。

    根据昨晚的经验,大家都知道,前半夜大体还是安全的,所以要抓紧时间休息。

    到了后半夜,什么诡异事都往外冒,那时候想好好休息基本没指望。

    就算明知道上半夜没什么危险,几人也根本不放心都睡。

    除了江跃之外,其他人轮流值守。

    一旦有风吹草动,立刻叫醒所有人。

    倒不是江跃享受特权,而是大家都知道,下半夜得靠江跃。不让他在上半夜休息好,下半夜麻烦更大。

    江跃不挑剔,单人沙发上一坐,脚搁在茶几上,不多会儿,便进入了深睡状态。

    心事重重的周坚,伤处又痛,心里包袱又重,哪怕疲倦异常,一时间不得入睡。

    见江跃说睡就睡,不由得大感佩服。心中莫名其妙对江跃多出了几分信心。

    不管江跃到底能不能把这件事扛了,单看人家这心态,便颇有几分大将风度。

    一般人心里要是装着这么大的事,能说睡着就睡着?

    这会儿是许纯茹先值守,韩晶晶和俞思源都在努力入睡,杜一峰却翻来覆去有点睡不着。

    别看他先前说舍命陪君子,说到底,他还是有些不情不愿的。

    反复思量,自己要不要带着周坚先离开?并在心中评估单独离开的各种风险,自己是否能够承受。

    “江跃这家伙肯定不会单独送我回星城,这是不用想了。如果送我到溪边,借助那竹筏,回到马溪村,然后徒步回城,应该也不至于有多少危险?那天来的时候,一路上都还算顺畅。”

    马溪村那些人家,还有电瓶车……

    一路过来,四个轮子是过不了,但是大多数路程,两个轮子的电瓶车还是可以通行的。

    就算过不去的地方,扛着电瓶车走一段问题也不大。

    杜一峰从头到尾又捋了一遍,觉得这个方案未必不可行。

    难点就在于那条溪,来生态园的时候顺风顺水,回的时候,就相当于逆流而上。

    不过有了来时的经验,竹篙也算是掌握了技巧,料想问题也不大。

    第二个难点则在于周坚,这个家伙行动不便。不过杜一峰觉得自己一个觉醒者,这点事问题也不算大。

    只要沿途没有危险,这些难点都是可以克服的。

    要说危险,只是这生态园里头危险罢了!

    生态园外,至少他们一路过来,并没有遭遇什么危险!

    想到这里,杜一峰忽然翻身坐了起来。

    “周坚,伤处感觉怎么样?”

    周坚一怔,不解地睁开眼来。

    杜一峰好端端这么热情?怎么感觉画风有点不对啊。

    这家伙一看就是平时不太会说软话的,哪怕是一句问候,听着也是硬邦邦的,让人感觉不到被问候的温暖。

    不过人家到底是救命恩人,周坚倒也没摆谱,如实道:“疼,不敢发力,不好行动。”

    “得尽快回星城治疗啊,耽误不得。”

    画风更加不对了。

    “是啊。”周坚嘴里敷衍着。

    “我考虑了一下,或许我们可以明天先回星城啊。”

    周坚着实吓一跳,他现在有些惊弓之鸟。

    杜一峰忽然这么热情关心他的伤势,又提出先回星城,怎么看都感觉像是有阴谋。

    “怎么?你不想早点回星城处理伤势?”杜一峰惊讶问。

    他大概是没想到,周坚会犹豫不决。

    周坚结结巴巴道:“他们会同意吗?”

    “我说的是咱俩。”

    周坚更慌了,咱俩?他心里完全没这个准备,跟杜一峰两人回星城?这个家伙到底打什么主意?

    难道刚才的谈话被他偷听到了?

    不过他很快就意识到,这种可能性应该不至于。如果真被杜一峰听到了,他更应该去仙人谷,偷偷摸摸把科研材料弄走。

    当然,面对杜一峰突然的殷勤,不管是哪种可能,周坚心里都是虚的。

    这么长时间相处,周坚自然也看出来,杜一峰救他完全是冲着任务,并非真的热心肠。

    这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跟杜一峰这样的人单独回星城,周坚完全没有信心,谁知道遇到突发状况的时候,这家伙是否靠得住?

    多半会丢下他不管不顾。

    “我看,还是跟大伙一起走更安全一些吧?”

    杜一峰顿时火大起来。

    我安排不了江跃,还安排不了你周坚?

    别忘了,你的小命还是我救的呢。

    正憋着火,想着怎么敲打周坚。

    深睡状态的江跃忽然道:“一峰,省点力气,早点休息。下半夜可没这么安稳让你睡觉。”

    杜一峰跟鼓胀的气球被扎了一针,顿时蔫了。

    无语地瞥了江跃一眼,明明看他睡得很深,难道是假寐?这也太能装了吧?

    周坚趁杜一峰发愣的时机,转了个身,扭头对着沙发内测,也装作要入睡的样子,果断不再理睬杜一峰的蛊惑。

    杜一峰一肚子火气没地方发泄,重重往床上一躺。

    套房又恢复了平静。

    跟初变之日比,现在大地的震动感已经轻微了许多,大家对此也已经麻木,偶尔晃动几下,众人都完全没当回事。

    到了下半夜,江跃自动醒来,替换了其他人。

    他将一条茶几挡在门口,将门口封死。

    自己搬一条沙发坐在显眼位置,两头有什么动静,他都能及时照应到,倒也的确是煞费苦心。

    让江跃没想到的是,这一晚却异常平静。

    诡异召唤固然没出现,那些奇奇怪怪的骚扰,竟也没有出现。

    众人难得一觉到天亮。

    当其他人揉着惺忪睡眼看到外面天已大亮,都是颇为惊讶。

    “天亮了?”

    “昨晚竟什么都没发生?”

    “天啊,我还以为昨晚很难睡安稳呢,真没能想到一觉到天亮。”

    许纯茹惊喜道:“这是不是意味着,生态园的诡异状况解除了?”

    “茹姐,你想多了吧?说不定这就是故意迷惑咱们,麻痹咱们的。就让咱们觉得危机解除,回头忽然给咱们一个突然的。”杜一峰唱起反调。

    许纯茹也不恼,呵呵笑道:“你别想泼我们冷水,反正植物园我们肯定要去,仙人谷也要去。你再怎么说,我们还是要按行程走。”

    “对了,一峰,昨晚睡前我好像听你蛊惑人家周坚,你俩要先回星城?有没有这回事啊?”许纯茹笑嘻嘻的,明显在故意恶心杜一峰。

    杜一峰道:“我没问题啊!周坚,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等进了植物园,到时候危险降临,你想回都回不了。你不是觉醒者,又有伤在身,我可以百分百保证,最先死的肯定是你。”

    周坚仿佛铁了心:“我觉得现在回,风险也一样大。还不如跟大伙在一起,要生要死我都认了。反正都算死过一回了,讲真话,生生死死,我已经看开了。”

    说来说去,周坚就是不肯上杜一峰这条道。

    杜一峰皱眉,掏出手机,道:“你不回也行,只要你录一段视频,表示我已经救出你来,是你自己暂时不想回星城。我好拿回去交差。”